前言

1. 植物性飲食,減少人工添加物(糖、鹽、化合物、髒空氣...),是健康第一要務。
2. 科學研究及官方指引(營養指引、臨床指引、藥物指引)受利益團體(如糖業、速食業、製藥業、畜牧業...)長期介入,不值得完全信賴
3. 醫療及藥物往往只短期控制疾病表象(如控制血糖、血壓),而非根除疾病。
4. 正確的營養不僅預防疾病,也治療疾病。

2014年8月4日 星期一

野兔、黑松鼠

今天抓到的第二隻松鼠


家中後院黑松鼠猖獗,時常偷吃自種小黃瓜、小番茄,也咬壞小黃瓜爬藤底部,讓整株枯死。

於是擺了個捕鼠籠,裡面放了紅蘿蔔,準備來個甕中捉鱉。結果松鼠沒來,卻先逮了隻野兔。由於野兔不是目標,因此就地野放。今天上午放了氣味更香的核果,果然中午便逮到一隻黑松鼠。

跟看見野兔後的反應一樣,看見松鼠困在籠中,老大老二可興奮異常,除了體溫立刻升高,老二內耳殼顏色也變得紅通通(果然面紅耳赤!!)。儘管已經用牽繩拉住,只見兩老一直奮力向前,並張嘴去咬。這部分老大表現更像獵狗,尤具攻擊性。至於老二,當然也興致高昂,但攻擊企圖心則沒那麼強烈。

黑松鼠身體肥壯,毛色黑亮。可我顧不得他是否會因此妻離子散,吃完中飯後就開車帶他去野放。畢竟一旦耽擱太久,怕他想不開,在籠中亂踢亂咬,甚至咬舌自盡,就更不妙了。

野放松鼠前我將老大老二請進屋內。老二想再去玩松鼠。一直到我跟前吵我,極度委屈般哼哼叫。我抱著安慰他,希望他安靜一點,結果他竟然趁我抱著他的時候輕咬我左上臂內側。咬出一個小血痕。呵呵,他可報仇了,誰叫我時常咬著鬧他。

我發現,野生動物被鐵籠困住後會使勁撕咬,弄得破皮出血。野兔的額頭、身體有破皮痕跡,松鼠腳爪也有出血現象,應該都是使勁脫逃留下的傷痕。

野放,開了幾公里路後,在某小學圍牆邊的草地上野放松鼠。將鐵籠一打開時,松鼠立刻飛奔出去,沒兩秒鐘便消失在眼前。




已經連抓三隻,開始擔心松鼠是聞香而來,而非被小黃瓜所吸引。如果是,人類再次驗證了「聰明反被聰明誤」,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