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1. Do no harm, but take no shit.
2. 科學研究數據扭曲得比想像中還嚴重。眾多證據已被證實為虛構、造假、扭曲、掩蓋,完全不值得信賴。
3. 學習分辨並獲得可信賴的醫藥資訊非常重要。
4. 良好生活、飲食、運動才是健康該優先關注的重點。藥物只是次要,且往往弊大於利。
5. 可惜,在商業運作下,許多人繼續選擇暴飲暴食及不良生活作息,也相信夢幻產品存在。

2014年8月4日 星期一

醜聞!一篇NEJM文章可能在過去5年造成歐洲80萬人死亡


一篇大有問題的學術文章其影響有多大?根據粗估,過去5年可能已造成歐洲地區80萬人死亡!

位於荷蘭鹿特丹的Erasmus Medical Center日前發表聲明,說他們已經將研究不當行為(research misconduct)的心血管研究專家Don Poldermans 炒了魷魚。這位極富盛名學者的團隊在1999年發表於NEJM的文章可能在過去5年已造成歐洲地區80萬人死亡。

為什麼會這樣?因為NEJM文章(該試驗簡稱:DECREASE trial)的發現「beta blockers藥物於非心臟手術的使用」被拿來作為歐洲心血管臨床指引,而這篇文章所牽涉的臨床試驗進行大有問題!

主要有三點。其一,Erasmus Medical Center發現臨床試驗與原本送交倫理委員會審查的計畫書(protocol)有重大的差異。Poldermans說他們有更新計畫書,但新的計畫書卻不見了。

其二,藥物副作用的評估。NEJM文章提到藥物副作用的評估是由兩位心臟科醫師來執行,但兩位心臟科醫師都說他們並不知道他們的名字出現在著作之中,偏偏Poldermans告訴倫理委員會說兩位心臟科醫師都看過所有病人藥物副作用的資料。

其三,臨床試驗的安全委員會也是問題關鍵。此臨床試驗在執行期間分析(interim analysis)過後就停止進行,NEJM文章說停止臨床試驗的決定是由安全委員會決定。事實上,列名安全委員會的兩位委員說他們並未加入委員會,或指出不記得有資料分析的事。其中一位提到Poldermans有從電話告知「終止計畫的準則」。此外,Poldermans告知其他研究進行者,說終止臨床試驗是由「核心委員會」(the steering committee)所做出的決定。

Erasmus Medical Center的聲明並未做出此臨床試驗無效的結論,而是無法確認或否認其科學誠信(按:此說法不涉及對於Poldermans個人的道德批判,或許可避開Poldermans可能提出的日後訴訟,但其立場,在我看來也很有趣!或許先指出問題,讓歐洲臨床指引能夠修改,避免繼續造成病人傷害,或許未來還有第二波攻勢?)。

Erasmus Medical Center還簡要調查了Poldermans的其他495個研究,但多數資料缺損不全,有的只有摘要,有的根本沒有資料。這個簡要發現更增添了疑雲。

事實上,學者在2008年在The Lancet就發表文章指出beta blockers的使用的臨床指引可能有問題,不支持進行非心臟手術時使用 beta blockers。

此案爆發後,由Darrel Francis 領軍的英國學者將DECREASE trial的數據排除掉,在2013年Heart期刊發表了統合分析研究,發現使用beta blockers的一組死亡率明顯升高27%。也因此據此粗估出遵循臨床指引後所造成的病人死亡數。但Darrel Francis自己承認,這樣的數據只是粗估,無法精確。

162 deaths in 5264 patients randomized to beta-blockeres versus 129 deaths in 5265 patients randomized to placebo, for a 27% increase in the risk of death (RR 1.27, CI 1.01- 1.60, p=0.04).

文章發表後歐洲臨床指引委員會(ESC Clinical Practice Guidelines Committee)已經在翻新指引,估計在2014年會更新其指引。

按:目前歐洲心血管臨床指引(2009年發表)建議非心臟手術的進行給予beta blockers來保護心臟。臨床指引的發佈,是根據現有研究證據。此案最主要的就是參考上述NEJM的研究。美國的臨床指引就沒有那麼強烈建議使用beta blockers)。

最後一問,台灣的臨床指引、實際執業又是怎樣?對我們病人的影響呢?

~~~~~~~~~~~~~~~~~~~~~

看完故事,只覺辛酸。藥廠提供的臨床試驗數據不可信、研究人員不可信,臨床指引也不可信...。那麼,我們又該相信什麼?

參考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