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食物才是最棒的藥!
加工食品當道,我們時時刻刻都在「食物中毒」。植物性飲食,避開人工添加物(糖、鹽、化合物、髒空氣...),才是健康第一要務。
醫療及藥物往往只短期控制表象(血糖、血壓、症狀等指標),而非根除疾病。
科學研究及官方指引(營養指引、臨床指引、用藥指引...)受利益團體(如糖業、速食業、製藥業、畜牧業...)長期介入,不值得信賴

2014年9月11日 星期四

食藥署能先認錯嗎?(日誌)

飲食安全只會一點一點地輕易失去,也只會一點一點地艱難獲得


(一)2014/09/07 食藥署能先認錯嗎?

學界向來「一翻兩瞪眼」。實驗發現有,「才」可以說有;發現沒有,「才」可以說沒有。這個「才」,是有了證據才敢說話的精神,也是關鍵。署長怎會在還不知道地溝油成分之際就說沒有(綠燈)呢?

我猜這是「望文生義」後自動分類的結果。問題來了,科學證據的判定是黑--->灰--->白,一點點一點點細微轉變的過程。這種模糊的特質,在屬性上跟「紅綠燈」截然清楚的分類根本不合。貿然拿分類明確的紅綠燈去套模糊的科學證據判定,自然是吃錯藥,只會衍生紛擾。

問題來了,這個官方的食安「紅綠燈」又是怎麼弄出來的?

更有趣的,是就算有了數據,也證明不了什麼。就算分析數據發現裡面有啥有啥,官方也大概無法判定對於人體的健康危害會有多大。這情況一點都不罕見,從可化驗的瘦肉精在美國合法、歐盟卻非法就可推知國際研究不多的地溝油又將是一場焦點模糊的混戰。

只是,我們厭倦「混過就算了」。難道還學不夠教訓,重點不僅僅在於政府是否定期抽驗、不在於數據是否超過沒定論的危險值,也不在於徒增紛擾的化驗結果,而在於食品製造過程上下游原料、製造、進出貨管制、提高罰則,甚至以高額獎金去獎勵違法機構內部員工匿名爆料等等的「有效制衡」。而這一整套工程,牽涉到立法、司法、業界、稽查等非常多單位,必須同時配合才有效。目前矛頭多指向食藥署,也是淺見

政府要做好事,就不要說大話。建議食藥署考慮將這沒用的紅綠燈「先」廢了。台灣人才濟濟,大可邀請專家,好好認識科學證據的判定。然後,找跨部會配合,請各部會從自己權責範圍去找出維護食安的有效措施。

如果跨部會不配合,那也無妨。忍辱負重,記下溝通過程的備忘錄,等卸任後再擇期公佈,這也算「當官的對民眾有所交代」了吧。

食藥署署長是我以前同事,我對他說真話。


~~~~~~~~~~~~~~~~~~~~


(二)2014/09/11 當官與不當官...一點不難

當官,沒那麼了不起,或甚至值得戀棧。當官是人民選出的執政黨決定給你機會為全民服務所給予的頭銜。而不當官是一、人民選出的執政黨決定不給你頭銜繼續為全民服務;二、當事人決定不想、不能、沒必要或甚至不值得繼續服務全民。

想說的是,當官呢是一個(執政黨)願打,一個(當事人)願挨。上台沒必要覺得光榮,下台也不用感到哀怨。

連牛肉含瘦肉精的安全使用量都眾說紛紜,地溝油的安全性如何可能用紅綠燈就可以判定?這是整個食藥署署長目前備受爭議、官方(高層?)也質疑的重點 ---> 對於科學證據過度簡化的錯誤認知。

只有認錯,承認紅綠燈有問題,且未來不再依靠紅綠燈,才可能有轉機。不然未來食安問題發生時,還是通通討罵的。署長是這樣說的:

目前沒有任何證據可以顯示說 
它是有立即的傷害 
或者會危害人體 
所以也沒有任何的證據 
可以讓它把燈號改變

以我看,紅綠燈,只是在作繭自縛。嗯,... 不能改變?試問,會有任何明確科學證據讓此結論改變?

別忘記,不僅民眾,學界(尤其不同派系)都在等著繼續看笑話,去年就有許多人批評紅綠燈的意義,我也同意。以我看,紅綠燈只是政府拿石頭砸自己的腳而已。

不去除石頭,只會繼續砸自己腳,繼續製造食安議題的荒謬結論,繼續危害政府公信力,也等於署長繼續找自己麻煩。不管哪個政黨上台,只要繼續使用紅綠燈,其結果都一樣是綠燈!!

真正的科學是說不準、難以蓋棺論定的。現在連學界都取信不了、支持不下去,更何況是民粹?!

當然,以上都不是重點,重點在食安。也就是,我家人、你家人、全民如何能吃的安全、能安心地吃。

如果沒有整個配套(立法、司法、業界、稽查)來有效控制,那就....眼不見為淨,通通綠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