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1. 植物性飲食,減少人工添加物(糖、鹽、化合物、髒空氣...),是健康第一要務。
2. 科學研究及官方指引(營養指引、臨床指引、藥物指引)受利益團體(如糖業、速食業、製藥業、畜牧業...)長期介入,不值得完全信賴
3. 醫療及藥物往往只短期控制疾病表象(如控制血糖、血壓),而非根除疾病。
4. 正確的營養不僅預防疾病,也治療疾病。

2014年10月2日 星期四

晚上七點,三位捕快追捕黑衣逃犯

捕快一
捕快二
捕快三

傍晚七點,天未暗,帶兩老出去尿尿。老二一下樓梯就看見松鼠,衙門捕快圍捕逃犯一般,我家的捕快一一馬當奮勇追了出去。老大呢勉強算是捕快二,聽到老二急促的腳步聲後,也迅速小跑步追了出去。

然後,我慢慢走下樓去。呵呵,因為我動作慢,所以只能演捕快三。我們三位捕快在七點準時一起圍捕逃犯黑衣松鼠。

只是逃犯速度超快,一見捕快奔馳,立刻衝向樹幹,快速向上竄去,沒兩秒就消失不見了。捕快一不明所以,只是焦躁地圍著樹幹繞圈圈,捕快二呢則慢吞吞傻呼呼一旁觀望,不知該演什麼動作比較對。過程中兩位捕快有用犬吠簡短呼叫彼此。或許是虛應我,也或許是想來個警匪槍戰片中的前後包抄吧,反正我聽不懂他們倆在叫什麼。

捕快一意識到逃犯居然憑空消失後,只好在後院四處毫無章法地衝來衝去,尾巴及耳朵翹得老高,快速地毯式搜索兩遍,連工具間的底下密室都特別去繞過了。

找不到,真氣餒。垂頭喪氣的捕快一只好快速奔回。這次他眼神充滿殺氣,奮力衝向捕快二,我沒仔細看見發生啥事,只聽還愣在當場繼續裝傻的捕快二慘叫一聲!應該是捕快一咬了捕快二耳朵一下吧。

哈哈!捕快一似乎在訓勉捕快二,你他奶奶的怎麼如此慢吞吞,完全不動?!怎麼沒給我看緊一點啊??!!我都在後院衝刺兩圈了耶!奶奶的!

之後,捕快二終於動起來了。就看兩隻狗官圍著後院繼續四處小跑步(或許是彼此商量好,決定守株待兔),而我們的黑衣逃犯早就從樹的頂端跳到另外一樹上去,我看見一根樹枝隱隱上下搖擺!

儘管我是捕快三,但整個過程卻一直跟捕快一及捕快二保持聯繫,也有通風報信。我用手指一直指著樹上高高的松鼠,對兩位狗官捕快循循善誘。只是兩位狗官嫉惡如仇,亂了分寸,根本不理我,只知四處衝來衝去。唉,後來捕快一知道圍捕落空,心有不甘,還超越管區,跑去鄰居家找,被我揪了回來。

真是亂盡責的狗官!

現在呢?現在7點40分,兩位狗官大人都已經在打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