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1. 加工食品當道,我們時時刻刻都在「食物中毒」。植物性飲食,避開人工添加物(糖、鹽、化合物、髒空氣...),才是健康第一要務。
2. 科學研究及官方指引(營養指引、臨床指引、用藥指引...)受利益團體(如糖業、速食業、製藥業、畜牧業...)長期介入,不值得信賴
3. 醫療及藥物往往只短期控制表象(如控制血糖、血壓),而非根除疾病。
4. 正確的營養(食物)不僅預防疾病,也治療疾病。

2014年12月14日 星期日

三峽溪邊


不小心翻到一張照片,那是小時候父親騎著摩托車帶我們全家四口常去的三峽溪邊。抓蝦、抓小魚,吃麵包、喝飲料。

從板橋到三峽,以騎摩托車來說,21公里,不算短的路程。因此在中途,尤其回程時,有時會停下,摘摘路邊白色野花。此外,摩托車騎過土城後,會經過一個憲兵檢查哨。父親為了怕憲兵抓我們四人超載、罰款,總要我們下來走一段路才上車。

簡單的休閒,難忘的記憶。我的童年有1/3是三峽的小溪給的。多的是徒手抓蝦的記憶。慢慢掀起小石塊,石塊底下往往藏有兩吋長的蝦子,有時候則是小魚。小魚抓不到,蝦子容易些。抓的時候雙手慢慢收緊,因為蝦子會倒退彈走,因此尾部要先擋住去路,有小網的話更方便。

抓到了,之後呢?已經忘記了,好像也不能怎樣。

兒時記憶。也因此在40年後,有一陣子工作也在三峽時,便嘗試去找當初的下水點。可惜,開車沿路晃來晃去,完全找不到了。一路上拱起高高的水泥塊擋住下水點,連停車都不可能,更別說下水。

看著舊照,我感受到父親愛水,不喜歡人群,所以寧願騎那麼遠的路,找一條無人的小溪邊消磨一下午。這種感覺,在我去帛琉時有一樣的體會。帛琉的導遊帶我們去無人島,我刻意避開人群嘰嘰喳喳,在岸邊,躲到一塊巨大、露出的大珊瑚礁後面,躺在潔白的半沙水上,眼睛望著向水邊伸出的、頭上的椰仔樹。爽!

去了兩次帛琉,同一個島,我躺了兩次。安靜、舒適,與世無爭。

父親是愛水的,這點我跟他一樣。我愛浮淺、愛釣魚,也為此欲罷不能。也常想,若父親健在,換我帶他,再遠我都去。

可惜父親早逝。我跟他之間所有期望語句的最前面都必須先加上個「若」字。

事實是,母親今年來加拿大,我堅持帶她搭我的小船去水上,她原本不要,我堅持。我們選了某下午,去了Clayton Lake。原先計畫她欣賞水上風光,我呢則釣魚。呵呵,結果全然在預期之外~外~外。

想必她怕水,或老了,膽子小了,全程她唧唧叫,一直擔心落水、船破,頻頻喊頭暈、心慌,一直說「我們回去好不好,我們回去好不好...」。

再加上油馬達不爭氣,屢次點不著火。然後又是淺水區底下石頭一兩次撞到船底,弄出聲響,讓母親幾乎歇斯底里起來,一直喊著天黑後回不去怎麼辦,頻頻催促回家。

呵呵,回家吧。整個規劃好的溫馨事只好草草了事,算是落荒而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