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1. Do no harm, but take no shit.
2. 科學研究數據扭曲得比想像中還嚴重。眾多證據已被證實為虛構、造假、扭曲、掩蓋,完全不值得信賴。
3. 學習分辨並獲得可信賴的醫藥資訊非常重要。
4. 良好生活、飲食、運動才是健康該優先關注的重點。藥物只是次要,且往往弊大於利。
5. 可惜,在商業運作下,許多人繼續選擇暴飲暴食及不良生活作息,也相信夢幻產品存在。

2015年11月26日 星期四

沒有戰爭,怎需武器?沒有疾病,又怎需藥物?

人生本無事,商人自擾之


前陣子食安事件沸沸揚揚,說是加了不該加的東西。然後新聞報導指出國內某藥廠所生產的老牌成藥是在衛生極差的髒亂鐵皮屋所製造。

若食品中有一點點不該添加的成分(化學物質、重金屬...)就不可以使用,那麼,我們就都確定藥品中完全沒有不該用卻用的成分值得我們去在意?我非常懷疑。國外賣場的藥品是假的,難道我們醫院中的藥品就都含有100%標示的成分?或而已?

丹麥Peter Gøtzsche教授(實證醫學界知名的內科醫師)說,在他看來,目前的藥物用量只有5%真的需要用。

5%?這位我稱為「醫界良心」的Peter教授敢這樣說自然有其道理,我也相信。只是如果國外只有5%的藥物應該使用,台灣呢?

藥物可都是經過細胞試驗、動物試驗、最終人體臨床試驗,確定會對身體產生某作用的強力化學物質啊!其劑量、劑型、給藥途徑等等,都是經過精心管控才被核准使用的。

就說劑量好了,許多藥物都是用「千分之一公克」(毫克;mg)來計算的,更別說「高風險藥品」,例如毛地黃(digoxin), 使用時甚至必須嚴格監測使用者的血中濃度,用「nanogram (ng)」為單位計算。1 nanogram (ng) = 1/1,000,000,000 公克。

比起食品,藥品毒不毒?當然毒。要不要在意?

那麼,多少人真的在意?

好吧。說完藥品,說武器,發揮起來死很多人的武器。

美國時常出兵,有沒有目的?有!簡單說,就是用力轟炸,製造軍火需求,並藉此掠奪國外利益。不然我們怎會以為他閒閒沒事,整天就想著出兵,說要幫外國主持公道,所謂的人道援助、恢復民主、反恐...。

不信?想想以下。二次大戰空襲日本(台灣也沒放過,一起轟),之後的朝鮮戰爭(1950;打了3年)、越戰(1961;足足打了14年)、巴拿馬(1989)、波斯灣戰爭(1991)、索馬里(1992)、海地(1994)、波士尼亞(1995)、巴爾幹半島(1999)、伊拉克(2003;抓海珊)、阿富汗(抓賓拉登)、利比亞(2011;抓格達費)。

題外話,為何美國留下南北韓板門店38度線的「非軍事區」?簡單,因為打到一半,發覺不對,因為打完仗就沒得打了。於是留伏筆,搞個「非軍事區」,以便未來還有機會製造衝突、繼續打。

不是嗎?美國在日本、韓國、菲律賓都有駐軍,為啥?為了圍堵誰?還是僅僅閒閒沒事幹?東、西德分開數十年冷戰,二戰後以色列建國在四周全是敵人的土地,想想,許多政治安排當然不是偶然,都是精心安排,用意是隨時可以引爆(pull the trigger...)的不定時炸彈。

於是乎,缺錢?或民意支持率降低?簡單,來場戰爭,以「凝聚全民共識」。

至於死傷無辜?反正在「境外」,也都是反共、民主、自由、人道、甚至是反恐等口號的代價。嘿嘿,還管這些?殺死、毒死就算了,往往延禍後代子孫。

反恐?美國光這種四處烽火的外交政策,就足以證明他才是世上最恐怖的恐怖份子。更別說英國殖民美洲大陸時,白人殺掉(槍砲、故意傳播傳染病等方式)的印地安原住民人數就遠遠超過希特勒在二戰殺掉的猶太人了

試想,沒有這些美國搞出來的戰爭,其境內軍火商及其相關企業能吃喝啥?甘迺迪支持越戰,說出「不要問國家能為你們做些什麼,而要問你們能為國家做些什麼」,但後來卻被刺殺。經過一些閱讀,我甚至認為甘迺迪總統會被暗殺,跟甘迺迪不聽話,包括不聽軍火商以及銀行巨富等「他們」的利益脫離不了關係。

當時的甘迺迪總統成功化解古巴危機(事實是阻止與蘇俄赫魯雪夫間的第三次世界大戰危機)。但保住世界和平,自己卻反而喪命?!甘迺迪應該沒想到擋人財路的下場居然如此嚴重。果然,後繼有人,尼克森就聰明多了,靠民眾想要的和平口號(從越南撤軍)當選。只是一當選,卻也繼續轟炸越南,待多年後才停手。別忘記,這一仗足足打了14年!想想,這長長一役,軍火商有多開心。賺飽後,後面10多年稍微清閒一下,直到1989年又開始打起巴拿馬、1991搞起波灣戰爭,繼續戰、繼續賺!

也別忘記,二次大戰後的幾十年,就算美國沒直接涉入某些戰爭,軍火商還是持續在世界各處販售武器,我們當然也買了不少...。據說美國現在還表達了幫我們搞潛艇的意願呢!

有需求,才有市場。藥品如此,武器也如此。

也因此,真正統治美國的不是總統,總統只是擬定生財計畫、被拱上台利用、說謊、說場面話的傀儡而已,真正控制美國的是低調不出面的「商人」。所以許多人說歐巴馬也一樣,是披著羊皮的狼,不會有啥理想。

至於甘迺迪會被幹掉,只是殺雞儆猴,也可以想見,美國總統只是軍火商、巨富銀行家和軍方合作支持下推出的生意代言人而已。

其實不僅可以大大獲利的軍事戰爭,美國也搞金融戰爭,或稱為貨幣戰爭。例如美國華爾街搞出荒唐的次貸危機後,讓政府開始印起鈔票,將全球貨幣戰爭弄得更白熱化,幾個國家也紛紛效尤,這也是一絕。

回到重點,藥物。同為「武器」的藥物也一樣。沒有疾病,又怎會需要治療?也難怪國外許多學者批評藥界為了生意,持續創造未必需要治療的新疾病。甚至有陰謀論者認為AIDS是研究學者製造(並申請專利)出來、原本用於發展軍事生化武器的,結果弄巧成拙,一發不可收拾。有興趣的找找 Dr Robert Gallo 就可略知一二。

道理很簡單,若沒有HIV在人類之間傳播,為何還需要好幾個成分一起用的雞尾酒療法去治療愛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