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1. 植物性飲食,減少人工添加物(糖、鹽、化合物、髒空氣...),是健康第一要務。
2. 科學研究及官方指引(營養指引、臨床指引、藥物指引)受利益團體(如糖業、速食業、製藥業、畜牧業...)長期介入,不值得完全信賴
3. 醫療及藥物往往只短期控制疾病表象(如控制血糖、血壓),而非根除疾病。
4. 正確的營養不僅預防疾病,也治療疾病。

2015年3月9日 星期一

看看百憂姐如何脫離百憂解...



Antidepressant Withdrawal: A Prozac Story | RxISK

醫療是精緻、因人而異的。若你使用過抗憂鬱藥物,那更該看看上述「百憂姐」的故事,也想想自己的遭遇。

精神醫學界治療憂鬱症的主要藥物是一類稱為「SSRI」的藥物。1987年美國FDA通過的第一個SSRI藥物「百憂解」(prozac)。之後,嗯,出了好幾個SSRI藥物。

將近三十年來學界研究指出憂鬱和焦慮症是腦中缺乏血清素(Serotonin),也因此發展出幾個藥物。問題是,這幾年醫學界不這樣說了,現在開始說憂鬱症跟血清素多寡未必有直接關連。學者已經開始揚棄「腦中缺乏血清素」這樣的簡單理論。

我想也是,若憂鬱症那麼簡單,是「腦中血清素不平衡」,那為何不能跟糖尿病測血糖一樣,檢驗一下血清素高低就知道有無憂鬱症呢?藥界喜歡測監測藥物血中治療濃度(TDM),為何沒有發展出監測血清素這項檢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