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1. Do no harm, but take no shit.
2. 科學研究數據扭曲得比想像中還嚴重。眾多證據已被證實為虛構、造假、扭曲、掩蓋,完全不值得信賴。
3. 學習分辨並獲得可信賴的醫藥資訊非常重要。
4. 良好生活、飲食、運動才是健康該優先關注的重點。藥物只是次要,且往往弊大於利。
5. 可惜,在商業運作下,許多人繼續選擇暴飲暴食及不良生活作息,也相信夢幻產品存在。

2015年4月20日 星期一

懷孕用藥,你該知道的事實(2)





想像「生病的母親該不該接受藥物治療?」的選擇題。這選擇題有兩個答案選項:
  1. 母親不接受藥物治療。藥物不影響胎兒,但不接受藥物的母親可能會因此會影響胎兒健康
  2. 母親接受了藥物治療。藥物可能會影響胎兒健康

這題非常難(上一篇文章也提到)。難,是難在風險的評估。藥物太多,風險各不同。因此以下沒標準答案,頂多我嘗試說明民眾常問醫師的問題:


 我(孕婦)該不該接受藥物治療?


要證明某藥物會造成胎兒缺損,有學理上的困難。首先,所有的懷孕都無排除有出生缺陷的風險,這道理就像品管再棒的工廠所出產的產品也不可能100%都沒問題(所謂的「良率」),保用一輩子。同樣道理,要證明藥物對胎兒有安全風險,必須透過不同研究設計去歸納。例如若不同研究設計所獲數據都指向同一藥物,科學家才比較有把握去宣稱某藥物的風險。

問題是,大部分懷孕時用藥的「使用依據」(臨床建議)是來自從動物身上的發現,而非人體試驗。畢竟此類「試驗」的倫理爭議太大,幾乎不可能進行。你想想,有多少人願意冒著高風險去拿還在自己肚子裡面的新生命來做實驗?當然很少。能夠從老鼠、兔子身上有所發現就已經很不錯了。

老鼠兔子身上的發現要推論到人體,有一段相當距離。這部分我用另外一篇文章的其中一段文字來解釋:

研究是不是在人類身上進行的?許多號稱驚人發現的研究其實只是實驗室、細胞或動物身上的發現,跟應用到人類身上還有一大大大大大大大段距離(台灣研究人員在電視上開記者會,宣揚自己多厲害、刊登在某醫學期刊的往往就是這類型的)。事實上,從實驗室中發現效果,到研究到在人類身上也有作用,往往還要10年以上,且成功機會非常渺茫。若研究發現不是從人身上得到,我也沒興趣看其療效宣稱。


上述是嚴謹科學,而不是我在幫醫界推責任。生命奇妙,太多例外。「龍生龍鳳生鳳」的說法是有其根據,但165公分高的雙親孕育出200公分的下一代,也不罕見。這一點都不奇怪,懷孕用藥的問題也一樣。

除了試驗數據往來自其他動物,無法類推外,市場也是考量。由於市場(利潤)相對有限,極少藥廠會針對孕婦來進行研發,在過去數年,我知道的,美國似乎只核准了一個藥物Makena(成分:hydroxyprogesterone caproate),適應症為預防早產。(註:2011年核准)。

拉拉雜雜先解釋一堆。目前研究顯示大部分懷孕時期的抗生素使用的風險並不高。不過sulfonamide及nitrofurantoin(兩個抗生素)的使用似乎與胎兒缺損有關連。

好消息是在2012年12月起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和幾家機構(Kaiser Permanente, Vanderbilt University, HMO Research Network Center for Education and Research in Therapeutics)同啟動了Medication Exposure the Pregnancy Risk Evaluation Program,準備針對全美11個單位,將2001-2007期間超過100萬份的出生記錄進行分析。準備針對這類議題長期追蹤。未來對於孕婦用藥安全,應該會提供不少有用資訊。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