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1. 植物性飲食,減少人工添加物(糖、鹽、化合物、髒空氣...),是健康第一要務。
2. 科學研究及官方指引(營養指引、臨床指引、藥物指引)受利益團體(如糖業、速食業、製藥業、畜牧業...)長期介入,不值得完全信賴
3. 醫療及藥物往往只短期控制疾病表象(如控制血糖、血壓),而非根除疾病。
4. 正確的營養不僅預防疾病,也治療疾病。

2015年4月17日 星期五

年輕人的價值觀

現在,我只在乎你
女兒


王文華/別再「幫助」年輕人 | 聯合報名人堂 | 評論 | 聯合新聞網

醫院工作時我有幾年時間負責分發到醫院接受實習教育的藥學實習生的教育訓練。我負責課程安排、門診藥局、住院藥局、重症病房、藥品資訊、靜脈營養及化療藥物調劑、品管、學生評量、實習生期末報告、與校方聯繫老師座談等等。實習過程中,每一到兩星期我會與全體學生在會議室相處一小時,分享彼此的學習經驗、交換心得、回覆他們所提出的問題(實習中學習、生活及實習以外的)等。

我認為藥學實習生在醫院實習階段需要學習的,除了實務外,還該讓他們盡量擴大視野,讓他們多吸取不同經驗。也因此我會與學生分享國外求學經驗,以及藥學以外的例如、研究、臨床試驗相關產業例如CRO、療效評估、病人心理專業、碩士班及博士班經驗等等...。我也期許學生(包括軍費生)能對未來職場生涯有所準備,也期許學生夠主動挖掘藥學以外不同的興趣。

記得有一次與學生討論結束後,照往例我最後問了:「有沒有任何疑問?」。一位北醫女學生舉手笑笑地問了:「老師,我對於未來沒有規劃,這樣可以嗎?」

這問題有點出乎我意料之外,因為之前從沒有學生問過。總之,我立刻回答:「當然可以!不規劃也是一種規劃...。我這樣的回答可以嗎?」,同學笑著說:「可以。」。

會議結束後,我在想,為何她會提出這個問題。該不會是故意要考我臨場反應吧,呵呵。

我無解。想說的是,年輕人和我這一代人想的真的不一樣。我是五年級生,回想父母親那一輩,也沒有要我在年紀輕輕時規劃過什麼。反正,船到橋頭自然直吧。

於是,就等大學指考分數到哪、就上所填的科系吧;或者此處不留爺,自有留爺處吧;也或許機會自然會來,別著急吧。

總之,讀到上面王文華(與我同歲數)的文章,就想到那位北醫同學提出的問題。我也還記著那位俏皮女學生的名字,以及當時提問的神情。

是的,船到橋頭自然直。只是,只是,只是,我也一直沒忘記小六時國小老師講過一個死刑犯的故事。一個死刑犯在臨死前要求與親生母親見最後一面,希望能夠再次吸允母親的乳頭,最後一次重溫兒時的恩寵。母親答應兒子的死前要求,卸下了衣衫一角...。

於是死刑犯湊上嘴去,冷不防間死刑犯一口咬下母親的乳頭,母親大叫一聲...。

死刑犯嘴角泛血,說了:「我這一口,是懲罰你從小沒有好好教育我,讓我今天落此田地!」

... 時過境遷,我不再從事教學,不用去負責別人家小孩在專業上的需要。只是我還是會想著,我該怎樣面對目前大二的女兒,告訴她我對她未來的規劃或看法?我該如何與她分享她在面對未來人生、尤其職場時,該具備的條件、例如職場處事態度的我的經驗

我想起余光中的那首詩,說小嬰兒有一天會長大,不再哭著顛倒看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