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1. 植物性飲食,減少人工添加物(糖、鹽、化合物、髒空氣...),是健康第一要務。
2. 科學研究及官方指引(營養指引、臨床指引、藥物指引)受利益團體(如糖業、速食業、製藥業、畜牧業...)長期介入,不值得完全信賴
3. 醫療及藥物往往只短期控制疾病表象(如控制血糖、血壓),而非根除疾病。
4. 正確的營養不僅預防疾病,也治療疾病。

2015年4月13日 星期一

強力推薦:美味的牛排其實是殺人兇手? | PanSci 泛科學



美味的牛排其實是殺人兇手? | PanSci 泛科學

強力推薦此文。這篇文章清楚解釋了不少我們在看待「觀察性研究」的科學證據時應知道的「注意事項」。

其中有一段話:

由於人類記憶力的限制和心理防衛機轉,人們回答的答案往往是「我應該吃的食物」,而非「我實際吃的食物」,這都會嚴重影響問卷研究的正確性。

上面一段話的重點在於,人們從調查中所回覆的答案往往未必能反映出實際的狀況。例如問卷受試者回覆了:「我每週吃兩次紅肉。」,事實上,他可能:
  1. 吃不到兩次
  2. 吃超過兩次
  3. 在填答時眼睛閃了一下,看錯格子位置,想填1卻填到2去了
  4. 看錯題目在問的用意
  5. 昨晚和先生吵架,因此故意亂填
  6. ...

也因此有上述種種可能原因,「觀察性研究」的可信度往往有限,不能推論其因果關係(學界目前的判斷標準)。

至於紅肉該怎樣看待,我呢則與作者不同,我認為少吃紅肉是有健康上的好處。這個好處,不是簡單一兩個觀察性研究結論為基礎,而是有其他研究(包括發表在Cell的基礎研究)合理解釋的佐證(請見延伸閱讀)。

總之,我們在看待觀察性研究時對其結論必須多所保留,若想追根究底,更是最好加入其他相關研究的發現及正確理解,總之,若是猜的,就說是猜的;若有一套理論在背後支撐,也可以想想那套理論是否能夠自圓其說,是否能夠據此在該專業中做出有力的建議。這樣的推薦,應該或許可能會比較...稍稍...公允...一些...吧...我猜


延伸閱讀

Image author: Jon Sulliv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