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食物才是最棒的藥!
加工食品當道,我們時時刻刻都在「食物中毒」。植物性飲食,避開人工添加物(糖、鹽、化合物、髒空氣...),才是健康第一要務。
醫療及藥物往往只短期控制表象(血糖、血壓、症狀等指標),而非根除疾病。
科學研究及官方指引(營養指引、臨床指引、用藥指引...)受利益團體(如糖業、速食業、製藥業、畜牧業...)長期介入,不值得信賴

2015年5月19日 星期二

黑心藥品?!


藥物比口香糖還便宜,這種藥物你敢吃嗎?


想跟親朋好友分享一個事實。我將藥物品質簡化為製造品質療效品質,就算藥物製造過程再符合國際法規(製造品質),也不意味絕對具有療效品質(嚴格說,藥物效果及副作用加起來的整體好處大於整體壞處)。研究報告已證實許多用來通過官方審核的報告往往是藥廠選擇性拿出來通過查核單位的審查而已。事實上,有許多事後證實不具療效、或副作用大於效益的報告被藥廠所隱藏,未公諸於世。這也是為何許多新藥上市沒多久後就因為副作用頻傳或嚴重而下市。

通過審核的藥物都如此,那麼,製造品質低劣的,例如製造過程中染菌的點滴、無法交代來源的膠囊,甚至添加非法藥物、可短期顯現驚人「效果」的種種產品,又該如何看待?你敢吃嗎?我不敢。

台灣民眾對於藥物使用幾乎沒有概念,只要包裝精美,廣告驚人,就往往有廣大市場。至於品質,只有天知道。當然,會被政府稽查到,也只代表這情形只是冰山一小角,有更多問題尚待被發現,大家且拭目以待。

我以前是藥師,藥師強調民眾最好「正確使用藥物」,還多處成立正確用藥中心。如今看來,很可能只是笑話一則。沒有符合製造品管(起碼要求)的藥物,就算正確使用,又有何益處?一旦藥物品質有問題,真的聽話去正確使用的人才更可能是受害者(想想食物)。在這情況下,沒有好好吃藥(不吃或順從性差)的人反而能保健康,不是嗎?

當然,我並非鼓勵不吃藥。只想說,藥品製造有起碼的過程(基本成本),但只見健保署只管以藥價調查為名每幾年就狠砍藥價,這合理嗎?有哪一個產業可以長期不斷往下砍價格,卻同時間必須維持國際製造標準,卻不倒閉?在此情況下,藥廠為了節省成本,只好鋌而走險,製造不符合品管的藥物,這是誰都可以預期的必然結果。

國際製藥法規越來趨嚴格,製造時起碼的成本只會越來越高,但台灣藥價卻一路向下。明知山有虎,卻向虎山行。政府難道不知道適度調高價格,才能「真正落實」在製造上確實跟上國際法規?至少一手蘿蔔(調高價格),一手棒槌(更嚴格法規),才是正辦。

或許你以為藥物過了專利期之後價格會降低很多,沒錯。問題是,當一瓶點滴的價格被殺到還不及一罐礦泉水或一杯珍珠奶茶,一粒藥物的價格還不到一粒口香糖的價格,這算哪門子的合理調降?

況且藥物過了專利期之後的價格,國外有一套合理的計算公式,可不管怎麼算,一瓶點滴的價格絕對不會區區不到20元台幣。當然,健保署會說這是廠商在市場上流通的價格。問題是,廠商沒跟健保署說的是他們已經在製造過程中「大動手腳」、「七省八省」了。跟食品一樣,藥品製造過程中可能用了沒有來源、次級或違法成分,或者過程中省了幾個步驟...以節省成本來因應市場競爭。這個,健保署就不管?

健保署讓市場透過削價競爭,以取得有利價格(美其名幫民眾口袋把關、省錢),這可以理解。問題是羊毛出在羊身上。健保署掌握了價格,而掌握品質的卻是藥廠。好吧,只好等稽查單位抓到藥廠毛病後再讓政府罰吧。

問題是,等稽查單位姍姍來遲查到,幾次再幾次儀器確認,幾萬顆藥早已下肚,所謂的「全民共享」。這故事跟黑心食品完全一樣,「人約黃昏後」。

「製造」都已如此鬆散,療效判定也一樣。臨床試驗要求、療效判定專業至今也沒多少改變。政府及民意代表似乎都視「療效判定」這個讓病人(吃不到藥)、藥廠(賣不到藥)、商人(轉手利潤少)、醫療人員(少開藥讓病人不滿、少回扣)都不討喜的專業為無物。國外實證醫學蓬勃發展已將近20年。台灣官方單位至今沒有實質支持,只有表面樣版。且多停留在民間層次,沒有落實在政府體系中。(呵呵,離題了。)

更荒謬的是政府組織,健保署美其名用藥價調查大砍藥價,卻不需要為藥品品質進行稽查或把關。權責劃分如此混亂,難道不該也檢討?健保署這種「保險公司」的砍價不用負責任的思維,政府卻決定將健保署納在政府底下,事權不整合,豈不同樣荒謬?

在此紛亂的情況下,理性民眾只能加強自我保健,自求多福。要不就八仙過海,各顯神通、走後門了。至於想繼續「吃健保」、「A健保」的,就 ... 繼續吧。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