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食物才是最棒的藥!
加工食品當道,我們時時刻刻都在「食物中毒」。植物性飲食,避開人工添加物(糖、鹽、化合物、髒空氣...),才是健康第一要務。
醫療及藥物往往只短期控制表象(血糖、血壓、症狀等指標),而非根除疾病。
科學研究及官方指引(營養指引、臨床指引、用藥指引...)受利益團體(如糖業、速食業、製藥業、畜牧業...)長期介入,不值得信賴

2015年6月17日 星期三

The New York Times:學名藥和原廠藥的療效不一樣(續集)

法治社會,得靠嚴謹、完整的立法


延續美國FDA:原廠及學名藥物效果是不一樣的!,現在是第二集。去年11月美國FDA(食品藥物管理局)要求不符合藥效釋放標準的學名藥廠(Mallinckrodt及另外一家)在六個月內改善不符合藥物釋放濃度標準的學名藥物(持續釋出型 Concerta),現在已經是超過六個月後又經過一個月了,學名藥的廠商還是繼續販售,並未改善。

於是有小兒精神科醫師跳出來講話了...。以下看看美國對於藥物效果要求的故事。

Generic A.D.H.D. Drug, Not Equivalent to the Brand, Is in Use Anyway - The New York Times

想將「藥物療效」的事情做好,從實驗室的研發(研究人員、學者、研究生)、藥廠(臨床試驗一干人等)、官方(內部審查、外部的外聘委員)、開立藥物的醫師及使用藥物的病人(副作用的回報及確定)、甚至醫療保險單位(查核、藥物納入給付等)都相關。

官方不作為,就像裁判該執法卻不執法,是很不應該的。問題是,若官方人員將大多時間都陷在「補破網」的情境下,又該如何讓他們有時間去作為呢?若想作為,卻沒有相關立法來規範,我們又能如何苛責政府不做事呢?要他們不依法行政嗎?

台灣許多問題似乎就卡在兩點 - 一、沒有立法規範(權責單位及立法機關)。二、導致一堆人浪費許多時間做意義不大的事情(例如法院只能高高舉起、輕輕放下)

例如醫療人員花很多時間在準備醫院評鑑的書面資料,而不是照顧病人;例如政府公務人員花很多時間收拾廠商不遵守法令而搞出的爛攤子;然後是恐龍法官將國外視為嚴重的公共安全事件(食安、藥安等)輕輕放過,因立法院沒有相關立法可依法裁罰;然後是民眾大罵做出這種判決的是恐龍法官,放過立法院這個以我標準是最失職單位的失職。

很想問,我們在選立法委員的時候,其判斷標準是什麼?是藍綠、還是立法的專業及能力?當民眾的鑑賞力及識人之能只剩顏色之時,又能期望選出的政府能為我們自身健康做出什麼好事?

紐約時報的文章中有好幾位醫師跳出來講話、生氣(「I'm enraged about it,」),我們的呢?又有哪幾位藥師、醫師或市場分析師勇於跳出來對FDA說:「You're a regulator. Regulate.」(你是規範者。規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