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1. 植物性飲食,減少人工添加物(糖、鹽、化合物、髒空氣...),是健康第一要務。
2. 科學研究及官方指引(營養指引、臨床指引、藥物指引)受利益團體(如糖業、速食業、製藥業、畜牧業...)長期介入,不值得完全信賴
3. 醫療及藥物往往只短期控制疾病表象(如控制血糖、血壓),而非根除疾病。
4. 正確的營養不僅預防疾病,也治療疾病。

2015年12月3日 星期四

法官判決鼓勵我放心大啃狗飼料!

再怎麼驗,實驗室也檢驗不出東西是否有良心


時常看著狗狗津津有味吃著飼料,總想,奶奶的,真那麼好吃?舔到碗公都見底發亮了還繼續舔,讓碗公與地面相撞,發出框框框的聲音?

看到此景,我總嫉妒,一股衝動想趴下去嚐一嚐,搞不好這飼料有著鬍鬚張的滷肉香,或萬巒豬腳的Q甜美味...。

衝動歸衝動,我終究沒跟著趴下去...。只是,近來法官對於頂新的判決,讓我重新思考趴下去吃飼料的可行性。嗯,按法官思維,拿狗飼料給人吃,是不會不安全的。畢竟台灣法官無視「飼料油」與「食用油」的差異,他們認為只要「精煉」後符合人食的標準就行,安啦!

我不懂食品法規,好奇地問,那麼當初為何法規要區分「飼料油」及「食用油」呢?「飼料」,顧名思義,不就只有動物才能吃嗎?若兩者沒差別,為何不乾脆直接規定凡精煉過的油就可以為人所食用呢?飼料產品的意義又何在呢?

這有趣的判決,讓我想起去年大統黑心油爆發時前食藥署長所說、一樣有趣的:

目前沒有任何證據可以顯示說 
它是有立即的傷害 
或者會危害人體 
所以也沒有任何的證據 

可以讓它把燈號改變 

法官與官員的見解居然如此類似,簡直一個模子印出來的。諸位,懂了嗎?兩者都是要我們知道吃下去也別擔心!安心啦!

安心?人家美國政府再壞,也不是這樣看食安議題。長期以來美國是不准基因改造的動物做為給人吃的食物,為何?簡單,因為不知道安全性。這個禁令,讓基因改造鮭魚發明了26年都無法在市場販售,直到最近,基因改造鮭魚才成為史上首次被美國FDA核准用於食用的基改動物。

人家同意上市販售,是經過長達 26 年,包括確認食用安全性五年、環境安全性三年等人體健康、環境污染及衝擊等等的影響。我們卻不用,甚至「飼料」只要通過檢驗就能讓人吃!

想想,這多酷多方便啊!不禁讚嘆台灣真的太方便了,想吃啥就有啥。有法官及官員這種思維,還擔心商人變不出花樣,擔心他們不會將各式精煉產品搞出來給我們享受?當然,我們也能預期,反正怎麼吃,都大概會是「目前沒有任何證據可以顯示說它是有立即的傷害,或者會危害人體 」。不是嗎?再讀一次官員所說的,以及法官的判決,好好想吧。

偉哉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