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食物才是最棒的藥!
加工食品當道,我們時時刻刻都在「食物中毒」。植物性飲食,避開人工添加物(糖、鹽、化合物、髒空氣...),才是健康第一要務。
醫療及藥物往往只短期控制表象(血糖、血壓、症狀等指標),而非根除疾病。
科學研究及官方指引(營養指引、臨床指引、用藥指引...)受利益團體(如糖業、速食業、製藥業、畜牧業...)長期介入,不值得信賴

2016年1月5日 星期二

釣魚信念 - 令人感動的 30%!(與女兒共勉)

永遠做自己,表現自己,對自己有信心
不要外尋某成功個體而企圖模仿
(image: Wallpaperlepi)

李小龍創截拳道,說理念是「以無限為有限,以無法為有法」,是在引人走向思想解放,是一種務實思維與講究實戰的見解。他主張以不拘泥、有效率的方式達到實戰致勝,這我喜歡。朋友曾摘要他「The Tao of Jeet Kune Do」(截拳道之道)一書中幾段有趣的文字:
  • 「截拳道不是一種武術,而是一種思考方式。」(Jeet Kune Do is NOT a martial art, it's a way of thinking.)
  • 「你必須倒掉你杯中的一切,才能品嚐我杯中的茶。」 
  • 「單是有心是不足夠的,必須加以實踐。」 
  • 「我覺得大半到這裏來(跟我學武)的人只有一個原因,就是虛榮心。」
  • 「與其說愚者因智者的回答而學到東西,不如說智者因愚者的質問而得到更多。」 
  • 「真正重要的不是教授所得的內容,而是教授所得的方法。」 
  • 「抱自學志向的人,多能成創造性人物。」 
  • 「別人認為是蠢事、傻事,而你卻努力去做它,將來一定有賞識的人,會去利用你的成果。」 
  • 「要自己體驗真理,吸收對自己有用的東西,加在自己身上,變成自己的東西。一個有創意的個體,比起一個學派或一套體系,更為重要。」
  • 「單靠功夫在技藝方面的知識,並不能使一個人成為箇中高手;他必須要能深入研究其內在的精神,而這種精神,又只有在他的思想能和生命的本質達到完全融和的程度時才能求得,這也就是要達到道家所謂的『無為』。所謂『無為』包括了明心見性,要能讓自己的思想流動,完全不受任何內在的外在的干擾。」
  • 「所有的技巧都必須忘卻,以無意識(直覺)來應付情況。如此方可運用自如,以無法為有法。」
  • 「(我們)是鬥士,不是和尚,鞠躬、擺姿勢都太形式化了,這種所謂的防身功夫就像在陸地上學游泳,你或許可以學到許多游泳姿勢,可是你不下水的話,一切都沒有用。」
  • 「截拳道僅是一個名稱,是為了稱呼方便而已。很難說它是什麼或它不是什麼。截拳道僅是一個術語,一個由你駕駛的通向武道自由之海的小船上的標籤,一旦你到達了自由的彼岸,你就可以將它丟棄,因為你無須再返回。」

朋友說:「李小龍的想法,特別是最後這幾段話,其實蠻像維根斯坦在《Tractatus》書中的結論,維根斯坦認為,凡是真正了解他的人,都知道他只是在“胡說八道”,唯有這樣,才是正確地理解他。唯有我們能把他講的東西全部丟棄時,我們才能適當地理解這個世界。」

李小龍還說:「Adapt what is useful, reject what is useless, and add what is specifically your own.」。也說:「Mistakes are always forgivable, if one has the courage to admit them.」

上述所謂「胡說八道」,應該就是李小龍說的:「以無限為有限,以無法為有法」。以下換我分享對於釣魚幾劑「胡說八道」的藥。如李小龍說的,這,無關勝負。
~~~~

在我看來,釣魚講究的不光是技術,更是一種從傳統中解放的思考方式。這解放,一樣是「以無限為有限,以無法為有法」。可不管如何看待,再怎麼不拘泥於傳統,還是得以「魚」為對象、為主體。以魚為主體出發,之後才逐漸向外伸展。換句話說,釣魚的所有武器、招式、工具、點點滴滴,也跟武術一樣,必須以魚(武術上的敵人)為出發點來思考。只有以魚為出發點,才不會拘泥在派別、招式、釣法、餌重、甚至動作、環境...。

例如我鼓吹使用高速捲線器來釣 bass,因為我認為使用高速捲線器才有效率。當然,聽者可以不贊同,但至少我的思維有別於傳統釣者認為不同速度捲線器「應該」用於不同場合及不同餌的認知。注意,我並沒說使用高速捲線器來釣魚才正確(一如李小龍不說他的截拳道才正確),只是「我」認為,重點是「我」這個主體。在我的基礎上,「高速理論」就是一套屬於我自己、也或許他人不同意、甚至嗤之以鼻的「我」的看法。

我也主張多用咬不爛的餌來釣魚,主要是希望降低花在換餌、調整餌的虛耗時間,讓餌在水中吸引魚的時間盡量拉長。當然,這也是在增加勝算、節省成本(時間、金錢)而已。

同樣道理,我也只用布線。有得選擇的都沒有對錯,只有自我主張。

不人云亦云,有自己(自由胡說八道)想法及主張最重要。任何事都一樣。喊別人都在喊的口號很容易,不思考、全盤接受就行。願意自己花時間想清楚「原理」卻非常難。

說這幹嘛呢?日前與釣友討論「魚竿的選擇跟啥有關」,兩位釣友認為只跟環境及餌重有關,跟魚無關。其中一位則甚至提到魚竿的選擇與釣餌及環境有多少百分比關連,跟魚的關係則為 0 。此說讓我大感訝異,顛覆我對釣魚的認知。選竿的考量居然跟魚無關?!在我看來,選魚竿不考慮魚,就像喝咖啡不考慮咖啡,都令人驚訝。

於是三人七嘴八舌,後來還有兩三位客串,一時間熱鬧非凡。

我論點簡單:魚大,竿子備粗一點;魚小,多選細竿就夠(無論啥魚都一樣; depend on the size of the fish you are targeting.)。如果同意這說法(原則),就等於認同魚竿的選擇跟魚有關,跟限不限定討論 bass 才是無關。這個選擇,不是在湖上才適用,而是在出發前就該做好選擇。出發之前,思考該準備幾根竿,多長、多重、多硬,釣者本該根據那釣點的特性進行預判。當然,這選擇、或說預判,並不侷限於魚竿,其他如釣餌、環境、釣線...所有想得到的與釣魚相關的都要以魚為主體來考量、來選擇。

甚至我們可武斷說,釣魚的一切,都跟魚有關。如果連魚竿的選擇都跟魚無關,那我們是在釣啥呢?想像一下,若某人宣稱喝咖啡時覺得跟咖啡無關,或喝茶時覺得跟茶無關,那麼,那又是在喝啥呢?喝水?喝杯子?喝水溫?喝環境?喝氣氛?就算是在喝咖啡香、喝茶香,也是與咖啡、跟茶這些主體有關。

上戰場殺敵,總得先瞭解敵人,預測敵人,才知道該選哪種合用的武器。總不能上了戰場後才去想,所謂知己知彼。「選竿跟魚無關」、「只與釣餌及環境有關」的觀點,是不去考慮敵人,「只」去在乎武器的性能、輕重、是否能配合子彈(餌重)及戰場地形(環境)。這看法,在我看來,不夠周延。

換句話說,以「魚」為中心來思考,是釣者在從事釣魚活動時本該具備的思維,其他只是附帶衍生出來的知識而已。這道理,跟醫療人員所強調「以病人為中心」(patient-centered care)的照護一樣,醫療照護者提供照護時,都得優先從病人的角度來思考。這是專業共識,也是醫療機構管理者的要求。

試想,一個大小平均 1 磅的,跟平均 4 磅的湖,魚竿的選擇會一樣嗎?魚大,魚竿準備粗一點;魚小,魚竿就細一點。若無法否定上述說法,那麼答案還不夠明顯嗎?

當然,討論過程中我指出反方舉「特例」來反證是沒意義的,這是指在上述的命題下,硬要舉出「用ML竿一樣上10磅魚」的極端情況,對我的陳述來反駁,是沒有意義的。所謂沒有意義,是因為「用ML竿一樣上10磅魚」只是「大魚用重竿」原則的特例。就算我同意「用ML竿一樣上10磅魚」,這例子也只是原則的例外,不會是釣魚時理性思考的常態(不具該原則的代表性)。

誰都知道考慮事情不可能100%周延,就像不唸書的人也可能在考試時跟成績最傑出的人一樣拿到一百分,例如老師只出一道是非題,且給他亂猜猜對了!這時,我們能做出一個陳述(原則),說「不唸書的人跟成績傑出的人的學習結果一樣」嗎?當然不能。

換個上游一點的說法。廠商在製造魚竿前,自然已針對某種魚的重量、體型,以及釣者釣魚的需要、環境、餌重需要等等進行深入瞭解,之後才去研發。這種研發得經過種種選擇與取捨,包括上述各項條件的篩選。可不管如何考量,此過程絕對不會不將「魚」的各種條件(魚體大小、吃餌敏感度等)納入考慮。消費者選竿用竿,不管是M、MH、H,甚至其他,都只是在廠商限定的產品規格下去進行有限的選擇。這部分,買竿選竿者未必自知、或不需要知道太詳細而已。但不管如何,不會對魚的考慮為 0。

別說魚竿的選擇跟「魚」有關,在我看來,釣魚任何細節,從釣餌、鉤子大小及形狀、釣線、捲線器、防咬線、bobber  ... 甚至撈網大小、環境、風浪、陽光,也都跟魚有關,不會無關。換句話說,若上述各細節得在出發前決定或預測,那我便看不出為何其中的重要環節,所謂「魚竿的選擇」會跟魚無關。

就說釣餌好了,小魚用小餌,大魚用大餌大鉤,誰能否認此原則?這道理就算不是絕對原則,也是普遍共識。可不管怎麼樣,都跟魚有關。若同意小魚用小餌,大魚用大餌的原則無誤,又為何在選擇魚竿時,又不去考慮魚了呢?

在「小魚用小餌」的原則下,若某人硬要拿「小餌一樣上大魚」來當例子反駁,那麼我只能問:「你知道我在說什麼嗎?」、「你聽懂我只是在說一個普遍原則嗎?」。所謂「原則」,就不會是絕對,是有例外、不適用此原則的狀況的。在這原則下,拿例外(極端值)去反駁該原則,是沒有意義(不具普遍代表性)的。這類小餌上大魚或大餌上小魚的情況在釣魚界比比皆是,但是不能拿這些特例去否定該原則。概念與實務之間總存在一個溝,無法橫跨的溝,一如慕道未必得以行道。

討論時我提到在魚湖用 M 竿拉上 5 磅,卻被質疑爲特例,這也有趣。以我標準,這並非特例,而是常態。尤其若在認真討論下指出 ML 竿拉10磅魚可以毫無壓力,那麼還需要認為 M 竿拉 5 磅就成了特例?或說反過來認為我態度不認真?

我只是拿對方邏輯來反駁對方而已,若對方真認真討論的話,就該聽懂我用字委婉的言下之意才對。

不過,選竿(或說買竿也一樣:想釣大魚當然買重竿)跟魚有沒有關係並無所謂。有關無關,當事人說了算,與我才真的無關。我在意的怎麼去看問題,例如看問題時的立足點(例如「出發前」或「釣魚當下」)、分析問題的方法、分析的原則、該有的彈性、普遍及例外狀況等...。當然,還有如何去修正或維護既成的看法。這種自省過程及經驗,或說「解題思路」,才是我在意的。

I wrestle with details. I bore easily. Call it a character flaw.

「我認錯了,可是地球還是在動啊!」--- 伽利略曾經這樣說。呵呵,我跟伽利略一樣認錯,贊同起「魚竿的選擇跟魚無關」。果然立刻贏來第三者「太好了,天下大同」之語。大夥兒開心重要。

觀念改變可以是一瞬間的,不非得死守立場。要我承認觀點不周延,改變看法,可一點都不困難。生命短暫,沒時間等待。不需非得等隔天、隔月或隔年,只要覺得自己想法不周延,當下就可立即修正。這也是自己強調的,觀念上保持彈性,只要對方有理,有說服力,我說變就變,不會硬梆梆一成不變。今是昨非啊。人的看法不可能樣樣周延,盲點總是有。透過討論而改變立場或觀點對我來說輕而易舉。而且,這種改變並非不負責任,反而認為這才是負責任且健康的心態。只有心態開放,能夠接受新事物,才會願意承認不足,揚棄舊觀念。 「Nothing is so difficult as not deceiving oneself.」,怎樣都可以,不自欺、誠實面對自己很重要。

結論:知識和智慧都沒有「大老」。尊重想法不代表要「接收」想法,批評不同的想法,才是由衷的尊重。

知識本是工具,得來輕易,棄之不足惜。看不見摸不著的觀念更是如此。換句話說,當我們有能力獲得或保有某些東西卻能拋棄它時,我們就能多一點自由,不受其控制。反對者或許認為這態度輕佻,問題是,當發現自己所計算「1+1=3」的結果是錯誤時,為何非得等到明年、甚至後年才承認,或甚至堅不認錯呢?!這種「輕佻」,不正是對不同卻正確意見的折服與尊重嗎?

發現錯誤,放下成見,當下就改,才是理性,因為光陰有限!換言之,討論時若不願或無法專注理解別人想法,一味堅持己見,誤解及災難只好立刻降臨。這時,一切溝通已無意義,立即停止是當事人所能做到對彼此最適當的尊重。最終,大夥兒開心還是比較重要。價值無對錯,也就是「無意義」(nonsensical),它只反映一種態度或情緒。在無意義下,思想是自由的,依李小龍的說法,是解放、務實的。這種「非關個人」(impersonal)的思考方式,我們太不習慣,也因此討論時摩擦出的,往往只有個人恩怨,而不是燦爛火花。

「你必須倒掉你杯中的一切,才能品嚐我杯中的茶。」,李小龍說。

或許,當整個社會沒有某種看事情的方式和習慣時,你就很難去談那個東西,除非對方信任你這個人,願意發揮無窮的想像力,想像一下那個他所看不到的「面向」(aspect)。

討論的其中一個原則是,我們可以不服氣對方說的,但我們至少總得說出一些道理來支持自己論點,讓對方服氣。若只是一味反對或質疑對方,不提出支持自己論點的有利說法,只希望從對方有限文字中去找破綻,或甚至扭曲對方論點並加以攻擊,只是一種站不住腳的回應方式。

題外話,感覺華人特喜歡爭勝,或極力捍衛自己觀點。可惜我本無爭勝心,也刻意避開爭勝場合(例如各種比賽)。一旦對某議題沒興趣,寧願立即認輸,討論到最後我也真如此。這是在聽到一位朋友說他選竿時考慮魚的因素佔30%,當下立刻放棄討論,興趣轉到他說的 30%。

這是整個討論最吸引我的部分,只有幾句話(其他部分多是我在接受質疑、曲解、澄清)。一位釣友認為魚竿的選擇跟魚有 30% 的關係。他自信地認為選竿跟「氣場」、「RP」(人品)有關!且信心滿滿地說要在今年夏天證明。他堅持他沒錯!呵呵,這真有趣。

30%!選竿時他心中都有「魚」,這份量厚重啊!魚友說:「你們信不信,反正我信了」。這是討論中最令我感動的話!說自信是自信,說迷信也是迷信,但這謎樣且無厘頭( nonsenical)的話語恰恰吸引我。此說無法驗證,也無須驗證(儘管他說要在夏天驗證),我卻毫不猶豫相信,且讓我放棄討論,追問下去。

知識以外、文字以上的那個神祕世界,才是我真正在意的東西。

看不見的力量無法用實證性(empirical)的工具來衡量,因為它不是屬於這個層次的東西,我請友人解釋他 30% 的想法(概念;conceptual)。 他沒多說。是的!沒說才合理,因為它屬於不可說(unsayable; ineffable)的個人價值範圍。我相信他說的 30%,跟我的50/40一樣,也是不可說下而被硬擠出來的。

我提出環境 50%,手感 40%(其餘的10% 也不是給魚)。老實說,這分法隨性、說不準、隨口說說的。這種隨便說說,或說胡說八道,就跟 75/25 說法一樣,不需依據,只需感覺。在個人世界裡,個人是老大。老大說了算。但不管我怎樣分配百分比,與我認為「選竿跟魚有關」的想法卻一點都沒有矛盾。

不可說的不說,且讓我無厘頭地說說道理吧,概念問題怎麼說都行,瞎掰更好,誰叫我信了李小龍「以無法為有法」的力量呢。在某個意義上,看不見的力量是盲目的(相對於理性)、直覺的,也正因為盲目、直覺,才更顯力量。這道理,跟李小龍對後人的重要影響不在武術,而在其哲學精神類似。總之,我相信此信念跟相信上蒼神明、相信愛情、或對藝術愛好的投入都一樣,有多少愛戀,就有多少力量。也因此「氣場」或許只是他不得不說下的用字,他真想說的,或許是對釣魚的愛戀(那看不見的力量)。這是我在討論中最重要的收穫。

在某種意義上我相信我理解他想說什麼。重要的不是那個數字,而是心態,以及那心態下引伸出來的作為。他是整群組花最多時間及心力在釣魚的人。他可以連著三天釣魚不喊累;也可以一邊釣魚一邊被蚊子咬到滿頭包(那天非常值得紀念,因為我跟他一起被咬,那繞在我們頭上滿滿的蚊子啊!),卻繼續釣,之後身體嚴重過敏,才去就醫。他對於釣魚的自信、專注及執著,我歷歷在目。

甘地說:「人是用更強壯的東西打造的」。啥東西?呵呵,不可說。

討論從頭到尾,我只主張魚竿的選擇跟魚有關,不是無關。這種主張,只是一種共通原則,不是絕對。畢竟知道,是一回事;執行,則得考慮諸多限制因素。實務上,出門釣魚時業餘者如我頂多只能準備 3-4 根魚竿,自然得割捨許多,無法面面俱到。在有限條件下能去在意的,頂多是釣場環境的需要及手感的主觀感覺(讓手舒服一點,因手肘受傷),只能抓個大概。至於魚的考慮,只會是排行順序在很後面的項目。但不管怎樣排,魚,還是會在出門前考慮進去,絕對不會是 0。

仔細檢討,猜測會出現不同兩種意見,或許只是「出發點」不同而已。我的選擇,是在「出發前」就開始。而相信無關的,或許只是在「釣魚當下」的考量,兩者並未真有多大抵觸。換句話說,若去一個魚小的湖,我在出發前就會多帶輕竿,魚大的湖,我就將重竿的使用比重增加。而說無關者,或許是指在船上當下,有限魚竿在手邊,無法有更多選擇,只能依照客觀條件,例如環境及餌重去選擇魚竿。在此情況下,水下的魚不可預測,既然不能預測,就乾脆排除此因素,也因此認為選竿與魚無關。當然,這只是我的分析,未必正確。

若繼續深究下去,這差異,也或許只是當下有限文字解讀上的限制所造成,並非在概念上真有差異。我看了「整體」(從出發前的準備開始到釣魚結束),而反對者看了「細點」(釣魚的當下)。文字限制(理解、誤解)在此處正好發揮了我所提到「雞同鴨講」的作用,當然,這也是我時常害怕討論的主因。尤其只要對方態度不信任或輕蔑,處處往懷疑角度去推演,例如認為我態度不當真,輕佻或挑釁(因我意見剛好相反),那麼,之後我的任何觀點都只會被負面解讀。一旦態度不中立,剩下的,就不需討論了。

討論時發現幾個一直出現、困擾的問題。舉例,我不會去質疑為何釣友認為選竿時釣餌佔 75% 、環境佔 25%。因為百分比的分配純屬個人,當事人說了算,對方怎麼說都對,我也都尊重。我也不會以質疑語氣要對方拿出數據,例如某PRO的說法、建議或講解來支持 75、25 的論點(PRO 又算啥呢?不過就某 PRO 而已,不會因此而讓說法加分)。逼人拿出實證說法或證據來應對概念性問題,只是誤用討論該稟持的原則。畢竟就算某 PRO 提供了某說法支持或反對了哪一方,另外一位 PRO 一樣可能有截然相反的建議或看法。這下沒完沒了了。既然沒錯也沒對,等於沒說,不如不舉例,也不應該拿它作為贊同或反駁的理由。

另外,就是「稻草人論證」的問題。幾個不是我的論點被拿出來扭曲引伸後當成稻草人來質疑。對此,我只能不斷澄清:「我沒這樣說吧」、「我也沒說...」,例如「dropshot 改用 H 竿不是笑話嗎?」等等,完全不是我本意。其實如果對方清楚討論時的原則,這類「抽打虛假」、「火氣大」的誤會都可避免。畢竟我們只是討論概念及想法,不是討論科學事實。在概念討論下,只能多專注對方話語是否有道理,是否具說服力,而不是幫對方塑造假稻草人來攻擊。

我不想反駁的是,「dropshot 改用 H 竿不是笑話嗎?」這句話本身就過於武斷。科學的進步就是不斷的在否定過去。今天認為對的事情明天卻未必正確,這稱為「進步」。今天的笑話可能是明天的聖經。在這個態度上我保守,不至於把話說死。搞不好真的某一天「dropshot 改用 H 竿還真不是笑話!」。

上面正是思想解放下對於「可能性」保持了空間,這類例子在科學上太多例子了,例如今天讀到以前認為某段基因可以治療大腸癌,今天才發現可能反而引起大腸癌。甚至看待癌症時也有嶄新、不同以往的態度

以下再引述一段朋友提到李小龍提到有關思想解放的文字:

我還是免不了要想起李小龍。曾經有西方記者採訪他,問他是否有著某種中國民族主義的情結,他說沒有。李小龍說,他是個華人,但他更覺得自己是個世界公民;他並沒有「中國要強大」的想法。

言下之意可以這麼說,我們不需要在某種現實條件上「壯大」自己,我們不需要去營造另一個什麼「民族的榮光」才能捍衛自己。就像甘地說的“Man is more than meat.”,「人不只是一團血肉」,「人是用更強壯的東西打造的」。人不需要藉助任何現實的條件來壯大自己;一個人或一個民族之「強大」與否,不在於外在的力量,而在於他的精神。

討論時應該避免的謬誤,除了「稻草人論證」外,還記得以下:
  • 分不清人和事
  • 分不清「形而上」與「形而下」
  • 分不清「概念分析「和「實証研究」
  • 分不清「部份」和「全體」
  • 分不清「個案」和「集體」概念
  • 分不清「特定狀況」和「一般狀況」
  • 分不清「單獨例子」和「普世原則」
  • 跳躍推論
  • 猜心靈
其中幾點也在此討論時出現過,但就略過不提。這些過去花相當心思去認識的東西,已忘了不少。總之,文字討論容易讓事物的細微及精妙蠻橫地被切割、被簡化、被曲解,讓我再次體會討論(尤其認真的,往往只是雞同鴨講、各自表述)時的問題與無奈。不過,從這討論中,讓我從一位朋友身上知道釣魚也是:

有多少愛戀,就有多少力量


僅將此篇文章送給20歲的女兒,祝新年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