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1. 加工食品當道,我們時時刻刻都在「食物中毒」。植物性飲食,避開人工添加物(糖、鹽、化合物、髒空氣...),才是健康第一要務。
2. 科學研究及官方指引(營養指引、臨床指引、用藥指引...)受利益團體(如糖業、速食業、製藥業、畜牧業...)長期介入,不值得信賴
3. 醫療及藥物往往只短期控制表象(如控制血糖、血壓),而非根除疾病。
4. 正確的營養(食物)不僅預防疾病,也治療疾病。

2016年12月30日 星期五

發表在 JAMA 的歷史真相:半世紀前美國糖業協會花錢找哈佛教授代言,將心血管疾病風險推給脂肪!


假,卻被視為真,傷害就來了


長期以來專家總提醒我們飲食中最好「少鹽少油」,以預防心血管疾病。但從2016年9月發表在JAMA的報告來看,這是早在1960年代就精心設計的「局」,目的鼓吹「低脂飲食可降低心血管疾病的風險」,嗯…好熟悉的「陰謀論」,是吧。

毫無疑問,這正是典型的陰謀,手法是「嫁禍他人」。

2016年9月美國醫學期刊一篇文章指出,早在1960年代,製糖工業為了擴大自身利益,付錢請哈佛大學的學者寫了一份重量級學術文章,並發表在權威醫學期刊NEJM。目的是將心血管疾病增加的責任歸咎脂肪,且淡化糖份對於心血管風險的角色。

1954年糖業協會主席就在公開演說中提到,只要大眾接受低脂飲食(脂肪所佔飲食熱量比例從40% 降到20%),那麼中間所擠出來的20% 就有機會被製糖工業所吸收,換成銷售,會增加1/3銷售量,擴大利潤(這才是重點!)。

換句話說, 為了提高利潤,美國糖業協會早就擬定好「讓美國人吃低脂飲食」的市場策略。依此思維延伸下去,美國糖業協會希望頂尖營養學家公開指出高脂肪飲食與膽固醇的生成且堆積在動脈及微血管的管壁、限制血流、演變成高血壓及心臟問題有生化上的關連。

會有此策略,是因為1960年代糖業協會高層就從數個研究知道,比起其他碳水化合物,糖份(蔗糖; sucrose並非飲食中較佳的熱量選擇。糖業協會也在1962年得知研究證據顯示低脂加上高糖的飲食會增加血中的低密度膽固醇(按:不好的膽固醇),也清楚這類碳水化合物飲食(例如蔗糖)可能會與膽固醇的生成有影響。

事實上,早在1957年就有研究人員,包括英國知名生理及營養學家John Yudkin(「Pure White and Deadly」一書作者)就開始質疑族群研究中將心血管疾病主要成因推給飲食中的飽和脂肪是不正確的,他認為其他因素、包括蔗糖,也佔有至少同樣重要的角色。

好吧,「對抗謠言的最好作法,是製造更大的謠言」。既然潘朵拉的盒子不能打開,那就以彼之道,還施彼身。糖業協會出資做「自己的」研究,糖業協會說:「這樣我們就可以發表數據,反駁批評我們的人」(按:現代藥物的臨床試驗也幾乎是由藥廠「自己」出資的)。

糖業協會延攬了哈佛大學公衛學院營養部主任Fredrick Stare(營養導致心血管疾病的專家,也是當時美國國家心臟機構、美國心臟協會、多家食品公司及貿易商的顧問;與食品業界利益關係密切)加入糖業協會所成立的糖類研究基金會的科學諮詢小組。

聯繫上之後Fredrick Stare的同事D. Mark Hegsted糖類研究基金會多次溝通,討論飲食與心血管疾病成因的最新進展研究,也包括由糖類研究基金會邀請Fredrick Stare寫一篇文獻回顧(literature review)的文章。經過幾番溝通與修改,Fredrick Stare三位哈佛公衛學院學者將文章(Dietary fats, carbohydrates and atherosclerotic vascular disease)發表在權威醫學期刊NEJM。

好吧,總之NEJM文章的結論是:「無毫無問…飲食中需要介入來預防心血管疾病的因子是減少飲食中的膽固醇,並且將飲食中的飽和脂肪酸換成不飽和脂肪酸。」。

儘管沒有直接證據顯示糖業協會修改(編輯)了發表在1967NEJM的文章內容,但是該文章發表時作者並未提及與製糖業的利益關係,實際上,美國糖業協會提供了大約相當今日的4.89萬美金給這三位作者做為寫出這篇文章的研究經費(報酬)。換句話說,糖業協會很可能是使了個計謀,用金錢影響學術界將矛頭指向脂肪,規避或淡化糖份在心血管疾病上所扮演的角色。

揭露此歷史的作者指出此研究的限制。其一是年代久遠,幾位在此歷史事件的主角已往生,無法親自接受訪談,以釐清真相。歷史回顧只能片段描述及拼湊,不可能100%還原真相。 總之,「權威」說話,誰與爭鋒?脂肪成了半個世紀以來心血管疾病的代罪羔羊,「低脂」也成為飲食聖旨。至於含糖製品,則將錯就錯,攻城掠地,吃喝無所不在,無人追究。

JAMA的研究結論告訴我們什麼呢?
  • 從降低心血管疾病風險的角度來看,飲食中「減糖」比「低脂」更重要。
  • 不輕信權威報告,裡面陰謀不少。食品製造業及大藥廠早就透過學界充當白手套,抹白抹黑,各種妙招。
2015年發表在紐約時報的一篇分析報告指出,全世界最大的汽水製造商可口可樂公司提供了數百萬美金的研究資金給研究人員去指出透過運動及降低卡路里可以維持健康體重(避免肥胖)。這訊息又可能暗示什麼呢?要我看,廠商是在廣告(洗腦)以下:


維持健康體重可透過運動(喝運動飲料不會對健康有影響啦!)及降低卡路里來達成(喝無熱量飲料對健康不會有影響啦!)。


鑒往知來。我心眼壞,是按粉紅色字來解讀的。不信?去看看所謂的低卡飲料、無糖飲料是怎樣廣告的?除了產品叫做「Zero」以外,瓶子上往往標示滿滿的「零卡路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