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1. 加工食品當道,我們時時刻刻都在「食物中毒」。植物性飲食,避開人工添加物(糖、鹽、化合物、髒空氣...),才是健康第一要務。
2. 科學研究及官方指引(營養指引、臨床指引、用藥指引...)受利益團體(如糖業、速食業、製藥業、畜牧業...)長期介入,不值得信賴
3. 醫療及藥物往往只短期控制表象(如控制血糖、血壓),而非根除疾病。
4. 正確的營養(食物)不僅預防疾病,也治療疾病。

2017年1月12日 星期四

500% 的陰謀 - 人工糖精阿斯巴甜(aspartame)通過美國 FDA 審查的骯髒史




影片很完整,跟我閱讀的其他資料來源一致。我特喜歡一邊說故事還一邊有漫畫可看,哈哈。

上面影片(糖與人工糖精)發表在 2014 年,之後在2016年9月發表在JAMA的文章(請見:發表在 JAMA 的歷史真相:半世紀前美國糖業協會花錢找哈佛教授代言,將心血管疾病風險推給脂肪!)又提供了一些故事背景,也算是將真糖假糖的故事拼得更完整些。

先簡單補充一下糖的資料,後面主角阿斯巴甜才出場。



  • 1808 年就有研究顯示糖份添加在食物中對人體不僅不安全,且有毒。
  • 1816年知名生理學家拿自己的狗做實驗,證明喝加糖水的狗比只喝水的狗死得更快。
  • 1939...一篇跨國研究顯示用糖多的區域人民牙齒非常糟。




人工糖精阿斯巴甜

含人工糖精的食品都不安全,強烈建議不要用!(我就先說結論了)

人工糖精阿斯巴甜(aspartame)會通過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FDA的審查,有一段骯髒的歷史(可見於影片11分鐘處)。簡單說,原先FDA並不允許阿斯巴甜使用,但廠商耍了幾個手段,才通過合法使用。啥手段呢?一、實驗數據造假;二、阻擋調查;三、安插人事扭轉官方投票結果。

阿斯巴甜由 GD Searle 公司所研發,申請FDA審查時這家公司拿了100多個自己出資、證明阿斯巴甜都是安全的實驗結果當資料。問題是一旦執行獨立試驗(委託第三方所進行的試驗),就發現阿斯巴甜有毒性。也因此 FDA 不給通過。而且這種試驗結果抵觸的發現讓 FDA 決定調查這家公司是否有有犯罪嫌疑。

這一調查,靠!才知道這家公司的實驗亂做,例如沒有即時解剖死亡老鼠(樣本污染);例如故意將老鼠身上的腫瘤挖掉、說實驗證明阿斯巴甜安全;例如將老鼠身上的惡性腫瘤標示為「正常腫脹」...各式各樣的造假。

但當調查還在進行時,GD Searle 公司立刻應變,首先是花大錢聘用正在調查該公司的美國檢察官 Samuel Skinner,讓這傢伙辭職,並且成為該公司的顧問。此舉目的是延宕調查進度。那一年倫斯斐成為 GD Searle的執行長(當時雷根剛上任美國總統),這倫斯斐是誰?就是後來與小布希發動反恐戰爭的鷹派主角,Donald Henry Rumsfeld。他上任執行長後,誓言在一年內讓阿斯巴甜通過 FDA 審查。

好,搞定犯罪調查了,接下來是想辦法讓阿斯巴甜可合法使用。當然,這也不難,要民主,我們就給她「民主」一下。因為FDA 審查時就是靠「民主」(這兩個字聽起來很噁心),通不通過得靠專家投票決定。既然阿斯巴甜在第一次審查時沒過。好吧,那就前仆後繼,上第二次。不過,這次就必須有點小技巧了。怎樣做呢?

當時的倫斯斐是雷根當選新總統後負責移交政權的人之一,倫斯斐負責挑選 FDA 的新主席。他首先任命 Hays 成為主席,讓 Hays 挑選 5 位審查阿斯巴甜的專家。第一輪投票時,馬滴!2 : 3,居然還是沒過,不通過的理由是「阿斯巴甜會造成腫瘤」。 Hays 一不做二不休,再安插一位審查委員進去投,這時專家 6 位, 3:3 ,然後 Hays 說自己也在委員會裡面,也有一票可以投,OK!於是 4:3!阿斯巴甜通過審查!!!

Hays 成功達成任務後沒多久就從 FDA 辭職,去哪?當然是到 GD Searle 任職,每年坐領數十萬美金薪資。

阿斯巴甜通過後,立即被使用在可口可樂等知名飲料中...。對!就是你我常喝愛喝好好喝的...。

1980年代阿斯巴甜通過審查,30 多年過去,人工糖精四處可見,廠商當然賺到飽飽飽。問題是多少人喝下那種不安全添加物的大眾健康呢...誰在乎?

對啊!爽!最重要!

可在2015年,百事可樂決定不添加阿斯巴甜在飲料中,原因說是「因應消費者的口味變化」。

呵呵,你信嗎?

簡單一個問題,若人工糖精真安全,廠商還需要搞這些手段嗎?(這是「反證」。)

有興趣的可以用「人工糖精」或「含糖飲料」在本站找出不少副作用報告。


延伸閱讀:發表在 JAMA 的歷史真相:半世紀前美國糖業協會花錢找哈佛教授代言,將心血管疾病風險推給脂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