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1. Do no harm, but take no shit.
2. 科學研究數據扭曲得比想像中還嚴重。眾多證據已被證實為虛構、造假、扭曲、掩蓋,完全不值得信賴。
3. 學習分辨並獲得可信賴的醫藥資訊非常重要。
4. 良好生活、飲食、運動才是健康該優先關注的重點。藥物只是次要,且往往弊大於利。
5. 可惜,在商業運作下,許多人繼續選擇暴飲暴食及不良生活作息,也相信夢幻產品存在。

2017年1月22日 星期日

台灣還有機會重生,只要我們願意 - 對科學月刊「造假的簡化思維」一文的看法。




有兩點想法:

一、

期刊會接受造假文章。主要是審稿人相信投稿時研究者都已盡到確認內容正確性的責任,包括全部的數據。沒有這個作為前提,其他都不用談了。在國外做事情(工作、寫作、投稿...),原則上是相信當事人的誠信(按:有多少台灣人還在乎基本誠信、或信賴?)。

所有科學研究,都是建立在誠信原則下才能進行,沒有誠信,一切都沒有意義。就算事後發現錯誤,也應該是研究人員在不知情、當下無法有效驗證、或無適當驗證工具下所犯的無心之錯才比較可以被接受。

也因此,大多研究報告在「討論」單元會詳加說明該研究的限制(limitation),例如哪些地方證據薄弱、採樣方式不是很有把握、樣本年紀或對象限制...,要說明這些限制因素可能影響最終結論。

這個說明很重要,一方面說明研究人員有注意到因為資金或時間有限之下進行研究時的限制,也讓學者進一步研究驗證(或讓其他學者去驗證)的機會,也可以讓讀者清楚知道該研究的潛在問題。進一步說,研究人員所下的結論必須非常保守,不能誇張成果,得名實相符。


二、

簡化思維。我認為並非上述文章所提「生物學認知架構」或研究方法本身的「錯」,也不覺得用「簡化思維」來看生物研究有什麼大問題,在我看,這是沒辦法的事。理由呢建議先閱讀一篇文章:抗氧化劑補充品惡化肺部腫瘤的作用機轉...發現合理解釋

簡單說:生物相關研究常用的方法,一開始多是找出「A--B」之間關連(association)下手。從關連開始,一步步收集新資料,並往下探索,然後建立因果關係,而後更進一步找到更相關、更有因果關係的第三因子...。

我不想用歸納、演繹、統計、推論...那幾套研究科學常用的方法去說明,總之,我的想法是:要拿出研究結論,再怎麼說都不得不「簡化」問題。簡化不是錯,是研究的時間、經費、範圍等等有所限制下不得已的作為,不能怪在研究人員身上。只是問題一簡化,答案自然就不完全,且似乎衍生更多有待解決的問題。

重點在於,造假,是心態問題,與研究簡化並無直接關係。

以下舉例。

例如研究人員想知道抽菸與肺癌的關係,一開始,只能假設(虛無假設),先認定「抽菸」(A)與「肺癌」之間彼此沒有關連。進行研究後,發現兩者在經過限定條件( P 值)的統計上有相關,於是乎推翻原來假設,說兩者有關連「才對」。當然,這個「才對」,可能受很多因素影響(樣本、時間、測量標準、P 值的大小...),只要因素一變,結論可能立刻翻盤。

只是,有「關連」的發現還不夠,於是研究人員在此基礎上,再加入一個因素 - 時間,例如追蹤了幾十年的族群數據來證明「抽菸」的時間發生順序優先於出現「肺癌」。方法可能是證明吸菸人口多、吸菸量越大,隨後肺癌的族群發生率就升高,兩者有正比關係。

此研究提供了之前研究「關連」更進一步、更強的科學證據。從關連推進到似乎有「先因」跟「後果」的「關係」。也就是說,該研究證明了先有「抽菸」之因,才有後面「肺癌」之果。

這種因果關係(causal relationship),嚴格來看,也還不足以宣稱抽菸與肺癌之間有絕對的「因果關係」。為什麼?因為就是有些人抽了一輩子菸,偏偏就沒得到「肺癌」那個「果」。於是乎,為了找出更好的解釋,研究界繼續找相關係數更高(更有因果關係)的因子,例如發現吸菸後身體會產生自由基(free radical),例如發現體內自由基的數量與肺癌發生率的相關性更高,也因此更能預測癌症發生率。於是乎,此自由基導致肺癌的理論(新說法)成為主流。於是,繼續研究下去...也許發現自由基以外後還有其他東西在搞鬼...。

這,當然是永遠沒完沒了,因為之後還可能會有更相關的「東西」會被拿來解釋成因。

我想說的,是生醫研究的發現只能以類似的順序來出現,從簡化,到複雜,這是沒有辦法、但學界卻都同意(有共識)的方法:

  1. A <-->B(一開始發現兩者有關連)
  2. A -->B(以上述為基礎,證明 A 先發生於 B,兩者有因跟果的關係)
  3. A --> C --> B(以上述為基礎,繼續發現 A 與 B 之間還有一個 C 在作用;更進一步的作用機轉)
  4. A --> D --> C --> B(以上述為基礎,繼續發現 A 與 C 之間還有一個 D 在作用,更進一步的作用機轉)
  5. A --> D --> C --> E --> B (以上述為基礎,繼續發現 C 與 B 之間還有一個 E 在作用
  6. ...

以上是我有限研究(實驗室藥物合成、療效評估、資料庫處理)經驗的感覺。不過,這沒什麼,這就叫做研究。

好,接下去談造假。這時,兩個問題來了。分成有心錯誤與無心錯誤。有心才叫造假,無心不算。

一、有心錯誤。舉例,你以為研究人員喜歡做出因果關係「抽菸導致肺癌」的結論?未必,至少拿菸商薪水或資金來做的研究人員不會喜歡,因為這違反了出錢老闆(也等於是自己這一掛的)的利益。做出「抽菸導致肺癌」的結論,只會讓自己公司利潤下降、連帶自己年終獎金縮水,甚至嚴重到沒了頭路。於是,聰明的研究人員在利益的驅使下,「老闆要啥,就給他啥」。不想違背學術良心的,就只好另謀他路。

當然,這也不是老闆不老闆的問題而已。對於更多學者來說,最大老闆,可能叫做「SCI」(Science Citation Index)。只要產出一篇重量級的「SCI」大老闆,隨之而來的教職、升等、獎助金、專利權、研究經費、學生、演講邀約、人脈,甚至產學合作等學術界內的「實質好處」似乎一下子就活躍起來。在「大老闆」的誘因下,有多少學者能夠不拼命努力、甚至使出造假怪招,以獲得大老闆的賞識?

有趣的是,這大老闆向來賞識的,可不是辛苦研究做出來的結論是「兩者並無關連」的發現。老闆所賞識的,是做出「具相關」、「重大發現」、「神奇發現」等吸睛的結論,且數量越多越好。任誰都知道,拿出具有正相關結論的學術文章更容易被大老闆們所發表,當然,這種肯定,也等於是對研究者的自我肯定,肯定啥?肯定自己眼光獨到、假設正確、能力及技術超強。總之,一旦證明自己厲害,立刻成為同儕欽羨的對象、學習的榜樣,名利雙收。

學術風氣一旦是為了追求自我肯定、個人利益或商業價值,而不單純追求「真」,那麼,嚴重問題來了。極端者自然耍起手段,例如攀附大老、利用假名自我審查、插隊、互相掛名合作、甚至虛構作假。畢竟「老闆要啥,我就給他啥」,例如有心或無意地做出「抽菸不會得肺癌」、「抽菸跟肺癌沒有關連」、「抽菸跟肺癌沒有因果關係」、「Novel discovery of XX 基因...」之類造假(或變造、隱匿...數據)的結論。有興趣的可以去翻翻歷史事件。

一旦市面上充斥這類研究,基礎研究就算了,對於一般民眾的影響不至於那麼大。若研究直接涉及民眾健康,例如影響醫療界臨床指引或官方給民眾的飲食建議,又會如何?一樣,有興趣的可以去翻翻歷史事件。

這類事情並非罕見,而是一再證明是生物醫療界極其普遍的現象(請見以下「延伸閱讀」幾個例子),形式包括造假研究、誇大療效、誇大飲食安全或效果、違法推銷...。這也是為何英國醫界大老 Richard Smith 醫師(英國醫學期刊的前主編)早就在 2014 年「新科學人」(New scientist)的這篇「It's time to criminalise serious scientific misconduct」文章呼籲科學界的嚴重不當行為必須以犯罪案來處理

有點離題了。總之,我認為科學月刊所提「簡化」的方法,是不得已、但大有問題,且長期被有心人拿去亂用、誇大、甚至為了賺錢而不惜以廣大民眾健康為代價的。再舉一個例子好了,例如我認為官方審核藥物的依據往往利用「替代指標」(Surrogate endpoint),例如以「膽固醇指數」這個去代表「心血管疾病」或「死亡」的發生率,以為使用降低膽固醇藥物、降低膽固醇指數後、就會降低心血管風險,事實上不然(見此文)。這種替代指標也是「簡化」下所衍生出與事實上往往不能代表藥品實際效益的方式。這種「簡化」,足以讓研發商(往往是藥廠)有機會透過臨床試驗「炒短線」、利用替代指標的效果去通過新藥上市。

二、無心錯誤。如果上述某一個基礎被無心錯認,例如第三步「A --> C --> B」,讓研究人員在不知情下(樣本污染、錯誤引用而不自知)而隨後跟著做出錯誤的研究結論。舉例,也許事實上「自由基」並非 A 與 B 之間的關鍵,也無法預測 B 的發生;再舉例,也或許前述「替代指標」實際上不該做為臨床試驗測量某療效的替代指標。

好,這時候又該怎麼說?我也不認為這是方法「簡化」該負的責任。頂多只能修正目前錯誤,換個更適當的研究方法、研究方向或測量指標繼續向前探索。科學,正是在這種容許無心錯誤的環境不斷修正、緩慢前進。

我們該用力譴責的,是第一種狀況,不是第二種。國際學術界唾棄的,也只是第一種,不會是第二種。因為這種作為嚴重傷害人性信賴、浪費研究資源、辜負出資人(往往是人民納稅錢)付託,嚴重者,更可能傷害人民性命及健康。

說到底,當今從事學術的難,似乎難在利益誘惑下所抱持的心態。探究到最後,就跟父母從小教小孩要學習華盛頓砍倒櫻桃樹一樣,必須有勇氣老實承認犯錯的心。學術是在求「真」,而不是追求「利益」。


~~~~

回到台灣疑似學術造假事件這主題。先不說台灣,看看一樣是亞洲國家、日本發生的。2014年震驚全球、連續發表兩篇發表在「自然」期刊的研究,日本團隊宣稱造出可轉化為各種幹細胞的萬能細胞。由於研究員小保方晴子(Haruko Obokata)所發表的研究無法被其他研究團隊複製再現(失敗133次,包括哈佛大學),而飽受質疑。事發後經過調查,最終小保方晴子的博士學位被早稻田大學撤銷,而小保方晴子的導師笹井芳樹(Yoshiki Sasai)則上吊自殺,以悲劇收場。請見:(日本「萬能細胞」造假醜聞真相大白 | 端傳媒 Initium Media)。


知恥近乎勇。在這事件上,我非常佩服日本。至於台灣呢?該檢討出什麼結果才能至少讓多數老老實實做研究的人起碼服氣呢?一堆當事人,你們內心又是抱持哪種心態來面對此事呢?求真?或追求個人利益?

以下以 Richard Smith 醫師為何認為這類事件應該以犯罪事件來調查的三個理由來當作結尾:

  1. 許多事件涉及經費龐大,正當經費應該用在正當學術研究。這類造假事件跟金融犯罪或偷竊沒啥兩樣。
  2. 大學機構或相關學者並沒有處理類似事件的豐富經驗,而法律系統有完整的能力來收集並評估相關證據。
  3. 科學界在處理這類事情上完全是失敗的。

頂新、大統出現造假黑心油後,沒有交給食品業去自行調查,而是交給檢調單位,為何學術造假事件要交給學術界來「自行處理」?

許多人、尤其內行的學術中人對台大教授論文造假事件選擇沈默,沈默沈默沈默沈默沈默沈默沈默沈默...。



全民沈默,台灣沈沒。



台灣還有機會重生,只要我們願意。



延伸閱讀:
  1. 500% 的陰謀 - 人工糖精阿斯巴甜(aspartame)通過美國 FDA 審查的骯髒史
  2. 發表在 JAMA 的歷史真相:半世紀前美國糖業協會花錢找哈佛教授代言,將心血管疾病風險推給脂肪!
  3. 紅酒及葡萄籽中的白藜蘆醇(resveratrol)有沒有效?從研究界的「腳尾飯事件」說起
  4. 明明藥物有將疾病「控制好」,結果卻「容易早死」! 這...怎麼辦?該吃不該?
  5. 加拿大學者 Dr. Ranjit Chandra 捏造研究數據,為了自己創立的維他命及營養免疫學事業
  6. 不只有黑心食物,還有黑心醫學文章!
  7. 科學研究不當行為,是該入罪化(criminalise)了
  8. 黑心的何止台灣的油鹽醬醋,還有美國、加拿大100% 純造假(不純砍頭!)~~的 「草製藥品」!(一)
  9. 黑心的何止台灣的油鹽醬醋,還有美國、加拿大100% 純造假(不純砍頭!)~~的 「草製藥品」!(二)
  10. 諾華藥廠沒有通報2579件嚴重藥物副作用
  11. 美國2013年對藥廠祭出罰金的前十大...
  12. 2000億台幣罰金的啟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