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1. 加工食品當道,我們時時刻刻都在「食物中毒」。植物性飲食,避開人工添加物(糖、鹽、化合物、髒空氣...),才是健康第一要務。
2. 科學研究及官方指引(營養指引、臨床指引、用藥指引...)受利益團體(如糖業、速食業、製藥業、畜牧業...)長期介入,不值得信賴
3. 醫療及藥物往往只短期控制表象(如控制血糖、血壓),而非根除疾病。
4. 正確的營養(食物)不僅預防疾病,也治療疾病。

2017年2月15日 星期三

整體壞處極可能大於短暫好處的幾類西藥


許多事情,真正去理解後只讓我
瞠目結舌!

時常聽經濟學家說「短期看升,長期看貶」之類的話來預測景氣、幣值、經濟發展等。其實藥物也差不多,往往是「短期使用安全,長期使用危險」。有些藥物具成癮性、依賴性、戒斷症狀(是指突然停藥所出現的問題),或很可能被大藥廠隱瞞(例如事實上美國菸商早就知道香菸的危害,卻持續隱匿)了尚未被學界發現的風險,更是不如不用。

過去三年花了些時間審視過去我所接受的藥學教育及國際醫界幾位我信得過的專家所提供的不少研究證據,以下總結我認為「整體壞處極可能大於短暫好處的幾類西藥」。當然,信不信由你。時常想,講出反主流的荒唐話是需要勇氣的,總之,我就那樣信了。時間會證明對錯。

本文並非提供給未必清楚醫藥產業的民眾看,而是給具有醫藥背景、且體會過病人病痛及接受藥物治療痛苦的醫療人員閱讀。以下是我認為整體壞處極可能大於短暫好處的西藥:
  1. 癌症:化療藥物、放射療法。理由理由
  2. 精神相關疾病:多數精神藥物(包括憂鬱症 SSRI 類藥物、安眠藥)。理由理由
  3. 心血管疾病:降膽固醇 Statin 類藥物。理由
  4. 營養補充製品。理由
  5. 減肥藥。理由
  6. 胃食道逆流藥物(質子幫浦抑制劑; PPI 類)。理由
在我看來,上述疾病或症狀,極有可能依靠中醫所強調、通氣血、健身活動及養生之道(節制例如眼、耳、鼻、耳、口、身體、精神的過度刺激,例如喝冰水汽水酒精、噪音、平板藍光、陽光、激烈運動...),或甚至透過西方正夯的間歇性斷食(等同佛家的「過午不食」)或正統葛森療法(Gerson therapy)就足以緩解、甚至根治。

精神疾病則稍微特殊一點,儘管不少精神藥物短期使用後症狀改善看似不錯,只是這類藥物往往被長期使用,已有幾個研究顯示這類藥物在體內長期累積後,會「不可逆地改變腦部運作」,後續問題不少。我信得過的醫療專家也以科學證據指出,安全又有效的往往是心理治療(psychotherapy),而非藥物。有興趣的話翻翻前面文章。

總之,「節制」很可能才是健康重點。這些看法不是我的發現或意見,而是整理過去我所閱讀其他醫療專家的想法,理由呢都放在上面。

好,接下去的問題,若飲食才更應該受到重視,那麼為何長期以來良好飲食的培養,例如營養學在醫學教育中所佔比重,並未如藥物相關知識(例如藥理學)受到同等重視,營養師在醫療體系的重要性也似乎較小呢?為何在台灣大醫院中營養師的編制、地位及角色,也似乎往往不及其他醫療人員呢?(心理師的地位似乎也差不多。)

仔細想想,健保的給付又提供了多少營養諮詢或心理諮詢的哪些給付,每年的次數呢?

答案呢請營養師及心理師自己去想。我心中有最佳答案,但不想這邊說,從「follow the money」去想。至於次要原因,也不難,一樣在於錢。這些有效的維持健康之道無法有系統地讓醫療體系快速生財,但只要圍繞著「疾病」(原因)與「藥物」(對策)來一對一思考,利潤的成長就迅速許多。當然,也或許一個重點是這些健康之道只要透過病人一己之力就往往可以自我達成,大藥廠大財團沒有多少能力介入、掌控、或說不斷地創造需求(市場規模、消費者數量、疾病定義...),例如提供「長銷性產品」,例如慢性病藥品,透過制訂臨床指引及醫師處方來快速、長期累積利潤,一旦沒有被推波助瀾,自然發展受限。

換個說法,跟許多產業一樣,多消費多利潤,醫療也是如此。醫療基本上是「今天治好你,明天就沒利潤」。試想一下,若今天有一位沒背景、沒人投資的科學家不小心發明出你一輩子不用再去看牙的牙齒塗料,你猜猜這位科學家的下場會是怎樣?會飛黃騰達嗎?錯!

我比較壞心,想到至少兩種可能:「文攻」及「武嚇」。「文攻」大概是指他的塗料專利會被抹黑醜化,例如被醜化為含有劇毒或副作用,用起來不安心;或者,若此伎倆不成功,更進一步地,想維持利潤現狀的金主乾脆將該技術買斷,深鎖保險箱中。這是文攻。

「武嚇」呢?跟電影演的類似,該科學家可能因此被警告、甚至暗殺。一來讓塗料技術失傳,二來殺雞儆猴。這個「殺雞儆猴」,是讓未來沒有其他科學家想去研發這類「擋人財路」的技術。這,當然也不是絕對的,例如直到某一天,情勢擋不住,金主也只能順應潮流(例如資源枯竭),決定入股投資該技術。想想乾淨的風、水及太陽能等替代能源,這幾年開始大熱門,其中一個重要因素,正是大財團們早就開始將資金從日漸枯竭的傳統石油產業有計畫地抽出,慢慢佈局替代能源。

(有興趣的去看看比發明家愛迪生還聰明百倍的 Nikola Tesla 的下場)

文攻武嚇是基本兩招。至於製藥界,更加入了第三招:標準壟斷。1980年代歐盟結合美國、日本,在所謂的製藥業標準化下形成只有大財團大藥廠才有能力進行、美其名的共識(ICH),這個必須花大錢、高技術、時間冗長、往往必須依賴產學緊密合作,涉入層面非常廣的超高門檻剛好正好成為大藥廠最簡單、最體面、最有效、最具說服力的「技術阻擋」,阻擋掉其他財力不如大藥廠的小藥廠。這個高標準的統一要求所造成的結果,是過去數十年來不同藥廠之間不斷整併、以截長補短,因應研發需要。有興趣的話可以去看看過去幾年的全球 10 大藥廠,都在歐美。日本最大的武田藥廠(Takeda Pharmaceutical Co Ltd)近年來訴訟案纏身,目前也想靠併購美國藥廠來企圖翻身、重返主要舞台。

「標準」,可不是憑空產生,而是隨人而定、而改的。可惜一般醫藥人士讀到這些,包括臨床指引、診斷標準啥的,總以為不可改變、必須亦步亦趨。這個制訂標準的「人」,指的,當然是強權國家那幫人。看看最近,美國川普上台後,立刻想要讓 FDA 新藥審核的標準放鬆 75%,以加速產業成長。各位想想,如果新藥研發的安全性真那麼重要,會有人想要老調重彈,要求放鬆管制?懂藥的、尤其在醫院藥物諮詢室上班的,你去想想為何在數位世界下人工智慧都進步到不行了,全球的藥物不良反應通報的電子化或整合至今卻完全不見動靜,為何介面至今沒有溝通或整合?同樣道理,在臨床試驗中心工作的,想想為何至今各國臨床試驗中技術不難的療效數據也一樣遲遲沒有整合,還流於單打獨鬥?這種統一標準的制訂,在技術上不是很簡單,很實際,很容易數位化?這些理念一點都不新,學界提了將近 20 年(美國 NIH 前主席在西元 2000 年左右所提出的願景,人名我不記得)了!

醫療生態面臨巨大變化,從「急症救命」轉變為「慢性病控制」。幾個主要疾病變成讓病人「一輩子吃藥控制」、成為「穩定顧客」、可「永續經營」的慢性病,包括癌症。因為一旦治好你,日後就沒錢賺,這可是大大違反經商原則。換句話說,全球沒有任何一家藥廠會希望你健健康康,不用吃藥。就算你已經很健康,也還不夠,也要發展出一堆新疾病新指標,例如號稱「保健」的產品,要你健康之外還要更健康、肌肉發達、身材苗條、健步如飛、更有男人氣概、眼睛明亮、膚質細嫩、滿頭秀髮、精神抖擻、充滿自信、全身充滿正能量...。

在這種趨勢下,疾病定義只會越來越寬鬆,用藥的合理範圍當然越來越大。相對地,「病人」、該吃藥、該接受治療的,當然也越來越多。尤其精神疾病,有興趣的看看納入了 157 種精神疾病的精神科聖經 DSM-5,只要你跟情人分手而不小心哭了幾天、精神不振、疲倦、沮喪、不安、失眠、體重減輕、精神無法集中個幾天,然後跑去找了完全遵照臨床指引開藥的精神科醫師,那完了!你就會因為這些極可能是幾個短期症狀而被診斷為重度憂鬱! ~~ 該吃藥啦。啥?對!因為許多精神疾病是「你說了就算!」(依賴病人陳述來進行診斷)

對此類問題有興趣的,可以看看中文的翻譯文章:瘋與不瘋,誰說了算? - PanSci 泛科學。國外討論很多,連精神醫學界自己人、包括制訂診斷標準 DSM 4 專案的主席、美國精神科醫師 Allen Frances (Duke大學教授)也覺得太誇張而嚴厲批判,甚至說出「...現在的精神照護系統是一團糟...過度診斷、過度治療...」...。有興趣的可以看這個

這種 Allen Frances醫師口中診斷膨脹」(diagnostic inflation)的現象,精神醫學界不是唯一,不少醫療領域也類似,不需要開刀卻要你開刀,不需要治療卻要你治療,有機會再一一細寫。總之,這種「一出生就是病人」(想想新生兒出生後要打上幾十針各類疫苗荒謬...)的醫療文化方向,說好聽點,是呼籲人們重視、預防或篩檢潛在疾病;說難聽一點,是一群利益共同體想要透過此種方式「夾帶」,朝著「包山包海」的賺錢方向去發展。透過新診斷、藥物使用、疫苗注射等各種指引幫過去被視為健康的人們貼上疾病標籤,開疆拓土,擴大「介入」(營利)的合法開採權。

這種讓藥廠及往往不知內情的醫療界聯手以「關心」健康或生命的名義來製造新病人、新需求的手段,我相信只是未蒙其利,先受其害,製造出更多未知的新問題等待被挖掘(歷史已經提供不少例子)。從個人健康到環境健康(例如河川、海洋、飲水、魚類受到化學藥品的污染...)。例如在這個對精神疾病還存有禁忌及歧視的社會下,一旦人們可輕易地被貼上標籤,就說精神分裂症、強迫症、多重人格吧,這種事情,對當事人的影響(學習、求職、婚姻...)會是多麼的巨大及深遠!?這,對當事人公平嗎?

何以致之?看看幾家世界知名大藥廠,輝瑞、默克、強森強森、禮來、葛蘭素、諾華、羅氏、拜耳、賽諾非、AstraZeneca,這些跨國藥廠,不管登記在哪國家底下,也不管過去數十年來經過幾次整併、收購或交叉持股,主要就是美、英、法、德這幾個歐美國家在主導。亞洲則連日本都排不上前十名。換句話說,歐美國家挾著雄厚財力、研究、及法規基礎,牢牢地控制著醫療體系的方向,從醫學教育、新藥標準(化合物為主)、製藥標準、法規、到官方審查等。

總之,我們在看待藥物、甚至加工食品中的添加劑(例如人工糖精...)使用時務必留意,至少病人給藥或自己吞藥時想一想,這些藥品(或食品),不管藥局買的或醫生開的,吃下去後真的利大於弊?想想:

所謂的「整體」,應該怎樣看才算「整體」?
所謂的「短暫」,又該是多少時間才叫「短暫」?一個月?一年?三年?

~~~~~~~

看完本文後,別急著反射性搖頭或點頭,建議自己也做做研究。當然,很重要一點,再次強調,本文不是給一般民眾看的,別看完本文後而急著立刻決定「有所為有所不為」。該看的病該吃的藥,請遵照醫囑,一切照舊。

還有,還是解釋一下,以免誤解我對於「自己人」特有偏見。我會批評,是因為我認識不少而已。事實上,這類「過度XX」的事情,醫藥界還只是小小小小小小小咖,還是堅持了相當的專業。你看政治上的詐騙集團為一己或一黨私利而謊言連篇、無惡不作,那才是我們更該去批判及制止的,不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