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1. 植物性飲食,減少人工添加物(糖、鹽、化合物、髒空氣...),是健康第一要務。
2. 科學研究及官方指引(營養指引、臨床指引、藥物指引)受利益團體(如糖業、速食業、製藥業、畜牧業...)長期介入,不值得完全信賴
3. 醫療及藥物往往只短期控制疾病表象(如控制血糖、血壓),而非根除疾病。
4. 正確的營養不僅預防疾病,也治療疾病。

2017年4月13日 星期四

天來一筆發神經之作:劑量才是關鍵! ???

世事為何如此難看清?

化學殘留、疑似致癌物讓人心惶惶?劑量才是關鍵!-食安基本功(上) - PanSci 泛科學

上面那篇文章講的都是似乎都是科學道理,問題是,一經整理,就出問題!我猜內容未必是「諮詢專家」本意。

以下逐點反駁,挑我有興趣的下手。

  1. 文中說「「劑量」是決定答案的關鍵。」。可我看不出關鍵在哪。所謂的劑量(dosage),顧名思義,是指某藥物(包括營養保健品等)在不同劑型(錠、丸、膠囊、注射針、點滴瓶、皮膚貼片、眼藥水...)內一次(例如口服、推注、點滴...)使用下有效成分的含量。拿來配上標題的「化學殘留」、「致癌物」、「食安」,合理嗎?這不是雞同鴨講嗎?
  2. 雞同鴨講,偏偏是本文主軸!!藥物使用有所謂的最大劑量(單位時間:單次、一小時、一天、一星期等時間單位的最高用量)。問題是,就算是最大劑量(maximum dosage),也和「化學殘留」(農藥)想討論的主題無關。
  3. 將「劑量」改成「累積」(accumulation)或「暴露」(exposure)量,或許才是化學殘留這類毒性更該討論、更貼近真實情況的用詞。
  4. 文中說:「劑量決定毒性」。將上面的定義拿來解釋,劑量多寡無法決定是毒物或藥物,因為兩者無關。我看法是,所有化學物(農藥)及所有藥物,不管用量多寡,全都應該視為「毒」來看待。換句話說,不要以為藥物的合理劑量、安全劑量、最低劑量、一日最大量、一次注射量等等隨你講,就「可能」沒有毒性,我敢說,都有毒性。這類佐證文章太多,我懶得找了。所謂藥物風險評估、副作用回報都是。那些多數是在合理使用下造成的預期或非預期的傷害。
  5. 所謂的「毒」,是指對你身體可能有傷害的,不管這傷害是在哪個器官或組織,長期或短期才造成。若你不接受,我就問啦,香菸毒不毒?抽一根之後身體看不出明顯差異,就能說不毒嗎?難道抽一根不算,抽上三根才算?
  6. 就說常用於背痛、咳嗽、或過敏的類固醇(corticosteroids)好了。醫界不建議長期使用,說可能有嚴重副作用,但認為短期使用安全。是嗎?難道短期就安全?當然不是。英國醫學期刊研究顯示,比起不用的,就算病人短期使用類固醇,病人出現骨折、危險血塊凝集、甚至出現敗血症的機會就比較高。
  7. 這也是為何藥物包裝中都有一張紙條,上面列滿看不清也數不盡的可能副作用。這些可不是列好玩的,是讓使用者認識藥物使用之後可能出現的各種風險。這種風險,往往是以「常見」或「罕見」做為區別。
  8. 有興趣的去找一張來數一數,有的藥物列出的潛在副作用(學術說法是「不良反應」)高達 60-70種。為何要列上?一來藥物本來就有毒,二來,廠商為了保護自己,法規要求必須將所有已知的潛在毒性都列上。事實上,一旦病人吃藥後出現某個那張白紙沒列出的副作用(毒性),藥廠就完了,賠償高達數百萬美金,甚至更高。
  9. 為啥?因為一旦訴訟,法官會看該藥物對於病人健康影響的嚴重程度(例如無法行走、視力喪失、癱瘓、死亡...)來判決。到時候,藥廠可以在法庭上辯說:「是病人自己沒去看那張紙,可不能怪我,我清清楚楚寫著,可能會造成XXX。我可是有清楚告知喔!」。如果病人出現紙張中沒列上的嚴重副作用,到時法官可以看事實經過,判罰廠商「故意隱瞞資訊」(若廠商知情不報)。這種判例,國外不少。想想菸商,當時為何被罰那麼重?因為菸商明知、卻蓄意隱匿香菸種種風險,包括致癌性。
  10. 好啦,重點是,不要說農藥殘留,連使用合法藥物都是在「使毒」,別不當那張紙一回事。必要時,是可以幫病人討公道的(歐美才有啦)。至於台灣人呢,呵呵,問政府有無此德政吧,我就不戳破了。相對於國外的保障,台灣藥害救濟也僅算「給個意思意思」、聊勝於無而已。換句話說,在台灣,毒不毒,自己得更留意一點,畢竟法律保障有限。題外話。
  11. 多解釋一下,所謂藥物治療,就是拿「可承受的潛在副作用去換取好效果的一場交易」,只要醫師判斷「對病人整體來說利大於弊」,就可以開出藥物給病人用。藥物治療得這樣看才正確。所以,別怪醫師開爛藥給你,所有藥物都一樣,都是毒。沒有那種完全沒副作用的藥物。以前我聽不少病人這樣對我抱怨,不是我護著開藥醫師,是藥物治療本來就這樣。
  12. 既然藥物治療的精神就是以毒攻毒,這也是為何醫師要病人使用一陣子藥物之後得回診,在醫院抽血檢查啦、觀察啦等等,目的是追蹤身體變化,除了追蹤效果,也追蹤藥物是否讓病人出現不好的副作用,尤其外表沒症狀、肉眼也看不出的肝、腎功能傷害。
  13. 說到傷害,傷害分兩種,慢性及急性。許多傷害是長期累積,有些藥物是急性發生。急性(立即)出現的副作用,醫藥界稱呼為「藥物過敏」。例如史蒂芬斯-強森症候群。上文所說的,我猜是指急性傷害,問題是,農藥殘留多是慢性,拿「劑量」這種屬性是急性的來說幹嗎?
  14. 光是世上不少地區還可合法使用的反式脂肪也是毒。美國就做過研究,某些地方的餐廳「三年前就開始禁止使用」,而某些地方並非「三年前開始禁止」。研究追蹤發現,三年前餐廳就開始禁止使用反式脂肪的地區,心血管住院風險就降低 6.2%。這時,你會如何稱呼反式脂肪?它是不是「毒」?當然是!
  15. 問題來了,時間必須累積到三年以上才能看出住院比例的統計差異。那麼,吃上兩年或一年的呢?反式脂肪還算不算「毒」?或是吃反式脂肪的飲食三年以上才算毒?三年以下不毒?以我標準,當然毒!且這種毒,跟劑量完全無關,是跟毒在身體長時間累積有關。
  16. 所以,我想說的,毒,是要算「累積量」比較合理,不是上文的「劑量」。
  17. 接下去,文中「安全容許量」。我要說,毒,當然歸零最好。有哪種是「安全毒」呢?這用字不挺好笑、挺矛盾的嗎?世上沒有、也不需要「安全容許量」。況且,就算有「安全容許量」好了,有哪位可以告訴我,以上述反式脂肪為例,安全容許量是多少?就算有,你信嗎?這不是強專家之所難嗎?因為沒那種安全的毒容許量。
  18. 總之,「安全」,是假的,沒有那種東西。文中說得沒錯,水喝多了一樣中毒,所以連水也都不能說「安全」。還好的一點是,水是大自然原本就存在的,液態氣態生生循環的,農藥可不是!農藥多是非自然的合成產物。一旦使用,不僅殘留蔬果,更殘留在農地上,且沒有代謝途徑可以就此消失於無形(誰知道有的話告訴我,我加上去,當例外)。就算蔬果用清水清洗,這些污染過的水,還得流回大自然,一樣要繼續循環污染。於是乎,海洋的魚類肚子滿是鬼東西,這,等於毒留世上。至於殘留土壤的,你以為會跟枯葉一樣自動消失、敗解?別忘記,原本大自然沒有他們。他們的出現只是增加破壞生態環境平衡的機會而已。好吧,為了商人農人多一點收穫(利益),破壞生態平衡去維護「商品」價值,你覺得值得?這筆帳還真不知道該怎樣去算。
  19. 為了管理及檢驗方便,我看頂多只有「最低檢出量」。至於專家云云,我看也別太信,那些人,不少是政府或廠商的打手或代言。國外就有案例。例如原先在藥廠工作,為了自家產品成為合法食物添加物,於是被派去官方食藥機構當主席,將自家產品強力護航通過後立刻辭職,又回到藥廠那邊領高薪。嗯,我不是說台灣,而是說美國曾發生這樣的事情。
  20. 美國大條的都敢公開這樣做了,小條的、見不得人的暗盤或交易,當然,不會不更多。
  21. 至於「參考劑量」,我一看,嚇死了,這是給人看的嗎?好吧,參考劑量就參考參考就好了,別信。為啥別信,有誰敢說從動物身上取得的數據就能套用在人身上?動物身材小小、全身長毛、還有尾巴,人有嗎?如何比照?所以我說參考參考就好。至於只能用來參考的「參考劑量」推演出來的「安全容許量」,當然更別信啦!
  22. 為啥?就算對於動物看似安全,有誰能推演出對人體就安全?
  23. 如果台灣專家那麼會算,推演來推演去,公式一堆,為何人家歐盟算出的容許值就比我們的低上數百、甚至數千倍?
  24. 我說,實驗過程中很可能動物在哭、在痛苦、失智、瘋狂、喪失理智等等,只是你我無法從有限的實驗方法、測量指標、觀察時間等等得知,也或許無法用現在科技測量而已。有無這可能?當然有。
  25. 至於文中「致癌物」一段說:「十分偉大的科學家研究出一套標準,判定該化學物質是不是具有致癌性」。我更要說,別說「十分」,科學家可是一點都不偉大,且研究造假的倒不少,包括「最高學府」。至於國際標準,算了,國際標準都在變,哪準啊?為何標準會變?簡單,因為以前不知道很毒,現在新研究知道了,所以趕快變變變,越變越嚴格、安全的東西越少。不然幾年前大人會在家人面前抽菸,很炫很酷,那時的標準是大人抽菸看報,小孩一旁嬉鬧。
  26. 忘記了?好吧,DDT?石棉瓦?別暴露無知,總記得一兩樣吧。
  27. 現在的標準呢?當然變啦!從「不知道」到「知道」二手煙的危害,我實在看不出科學偉大在哪裡。現在公共場所禁止抽菸,連孕婦都盡量避開。這套根本不準、年年在更新、更嚴格的標準,就參考就好。這種「科學」,要讓人如何相信?當然,我也不是說科學無用,科學,在我看來,就是慢慢的,真真假假,一點一滴地號稱挖真相。
  28. 而真相,往往是被人為扭曲的。哪個人?「科學家」!
  29. 科學之不偉大,就舉個例子好了。出了個愛因斯坦,才知道連最最最偉大的科學家牛頓也可能會被「推翻」。好吧,科學哪十分偉大?再偉大,也沒用。科學,簡單,講真。要講真,就要保守。尤其對於「毒」這議題,越保守越好。
  30. 至於那些致癌性分類,我來看,也是看看就好。非常多物質的排名是緩慢上升,從無致癌性變成可能致癌。當然,也有運氣好的,洗清罪名,往下掉名次。(文中也說啦:我們不見得能說「三類就是比二類安全(沒有致癌風險)」,因為或許有一天,原本在第三類的致癌物會被找到足夠證據,重新分配到第一類也說不定。)。好,不管怎說,我就看不出科學哪裡偉大。
  31. 況且,就算有那個致癌分類標準,也不是讓你拿來「安心」,而是要人更「小心」的。你想想,文中說培根及香腸在2015年被列入第一類致癌物。好,那2015年之前呢?之前根本無人在乎,奶奶的,我也無知地吞了不少、好好吃呢!好吧,就問,在沒有這標準及分類之前,毒隨便吃、菸隨便吸,多吃多害,少吃少害,這道理沒問題。若能用「更」嚴格標準去把關農藥殘留,為何偏不,偏偏反其道而行之?
  32. 跟我唸一次:「劑量決定毒性」。我很希望相信政府,但不懂為何政府反其道而行之。且,不要舉出一點都不準的標準給大家參考,那是灰常灰常地...毀智商的。
  33. 快結尾了,幾句話鼓勵家人,順便自勉:「健康的喜悅,是我的,中毒的痛苦,也是我的。每天主動避開一點點毒,多吃健康、乾淨、少農藥殘留的食物,少使用實際上弊大於利的藥物。日積月累下,就算政府放棄不管,就算沒有一點都不偉大的科學證據用標準去量化或比較,我相信多年後,身體自會少一點毒性累積,且讓自己多享受些健康及生活品質。
  34. 感動完了,再發神經一下。好吧,要拿劑量唬人,也行,想想那些喝農藥自殺而送急診的,倒是問問他們喝了多少CC才變成那樣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嚴格說,那種一口灌的毒,才需要算「劑量」。急診醫師都該問、也該知道的「喝多少」、「中毒劑量」。
  35. 結語。別怪人心惶惶,若政府幫民眾健康把關的成果豐碩,例如一次又一次擋下食安問題,讓問題食物在尚未進入民眾口中時就成功攔阻,民眾還需要次次大驚小怪嗎?過去數年食安問題「滿地開花」,政府滿臉豆花,至今無解,偏偏新政府還想解開農藥殘留殘餘量上限的枷鎖。這政府,當民眾鐵胃鐵骨鐵面鐵皮鐵心鐵甲鐵齒鐵腕鐵嘴鐵石心腸、全不生鏽?


本文並非「由衛生福利部食品藥物管理署委託」,全是自己一時糊塗的「良心告白」。民眾眼睛睜大,信其所信,自求多福。